陌上冬浅,岁月静美,读读这三首古诗,邂逅旧时光里的小阳春

资讯 2021-11-19 22:47:16 阅读: 评论:
不知不觉间,已是秋去冬来。

漫山枫叶,带着季节的记忆,飘落在北风中。

回眸间,岁月的河流淌过初冬的风景。

此时的南方,温暖如春,桃李绽放,就是民间所谓“十月小阳春”。

宋人有诗云“海棠搀得小春天,独向晴窗弄午烟”,陌上冬浅,岁月静美,读读这三首古诗,邂逅旧时光里的小阳春。

1.宋代·裘万顷《次洪内翰十月桃韵三首·其一》

    千红万蕊彫零尽,安得枝头数点红。

    疑是神人写春色,镇长留影在屏风。

裘万顷是南宋诗人,根据史书记载,他事亲至孝,品性高洁,孝宗年间高中进士,曾在吏部和大理寺任职。

他的诗歌多与田园生活有关,有反映民生疾苦的,如《老农叹》、《不雨》等,也有不少描绘四时风光的,如《早作》、《次余仲庸松风阁韵十九首》,诗风清婉流利,历来为后人所称道。

《次洪内翰十月桃韵三首·其一》虽是一首和诗,却写得很是生动自然,别有一番风味。

十月孟冬,本是百花凋零,万木枯萎的季节,温暖的山林中,朵朵桃花,迎风招展。

这样明媚的春色大概是神人所赐吧,常有人将此美景画在屏风上,供人观赏。

这里需要注意的是“镇长”一词,并不是我们现在所谓的一镇之长,而是解释为“经常”,这是典型的古今异义。

全诗来看,寥寥数语便描绘了一幅清新明丽的十月桃花图,读来令人心醉。
屏风

2.宋代·史弥应《小春见梅》

    孤根十月已先漫,不待春风破玉痕。

    冷艳一枝何处见,竹边池阁水边村。

史弥应也是南宋诗人,大致生活在宁宗年间,号“自乐山人”。

从这个号其实便可以看出诗人应该是位诗酒风流,寄情山水的名士。

可惜的是他流传下来的诗歌并不多,只有两首,一是《过东吴》,“山光真黛比,水色与天同”,写尽了东吴的山水之美。

二便是这首《小春见梅》,短短四句,便将梅花的孤高冷艳描绘得宛在目前。

十月初冬,梅花便已露出点点生机,那老树上的花痕,宛如晶莹透亮的美玉。

在哪里可以看到寒梅的冷艳风姿呢?江南的竹林边上,池塘楼阁旁,或是水乡村落。

整首诗来看,写尽了十月梅花之美,也着尽了江南水乡之特色,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林逋《山园小梅》中的“疏影横斜水清浅”,美不胜收。
小亭梅花

3.宋代·王义山《十月海棠盛开》

    海棠搀得小春天,独向晴窗弄午烟。

    造物胡为太颠倒,此花怎敢占梅先?

王义山是生活于宋元之交的诗人,其先祖王禹偁,在北宋初年的诗坛上颇有影响力,从这点来看也算是家学渊源。

根据史书记载,他精通《易》学,擅长诗文辞赋,有《稼村类稿》传世。

清人王士祯曾讥讽他“下劣诗魔,恶道坌出”,但是就这首《十月海棠盛开》来论,还是颇有可取之处。

十月的午后,阳光温热,轻烟袅袅,窗外的海棠在微风中,摇曳生姿。

诗人见此,突然感慨造物主竟如此任性颠倒,因为此时的梅花还未绽放,却让海棠占了春光。

诗人表面上责怪造物颠倒,但字里行间却充满了喜悦之情,这一点从前两句的“搀”和“弄”便可以看出。

两个拟人化的动词,将海棠调皮、婀娜的姿态描绘得宛在目前,偏爱之情可见一斑。

秋去冬来留不住, 凡尘冷暖不言愁。

看过一场花事,送走一帘荷风,路过一片枫林,转身邂逅一川冬韵。

翻阅季节的画卷,桃花点点,寒梅横斜,海棠弄烟,这个小阳春美得令人惊艳。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袁京京博客立场。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