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奈睡莲,印象派色彩大于形体的一种宣言

资讯 2021-12-17 21:38:31 阅读: 评论:
莫奈1899年的睡莲吸引我们目光的不是其画的形体,而是它的色彩。印象派绘画本来其形体就是偏向于模糊的,线条的轮廓在某些时是失却的,这也正是印象派被学院派艺术评论家所诟病的地方。

但从色彩上,印象派的绘画无疑是光彩夺目的。尽管不少学院派新古典主义绘画的色彩也灿烂异常,然而在色彩所给予我们的震撼上它们永远也比不上印象派。这里面有一个道理,即对比。
莫奈《睡莲》1899
我们这里的对比并非寻常意义上的对比。而是一种在人类思维概念上所形成的对比。先拿学院派的绘画来说。我们阅看学院派的绘画通常会被其面面俱到的细腻所打动,不知不觉间,我们的思维完成了一次有序的扫描。就学院派而言,是先构图后轮廓及细节(含韵律)最后才是绘画的色彩。虽然色彩与构图及线条是同一时间进入我们的眼帘,但实际上还是有先后顺序的。

人眼最先总是试图尝试识别它尽所能能识别的东西,因而对于学院派绘画来说,细腻(构图、线条及韵律)恰好给予了眼睛以我们所第一想要(此处为下意识的行为)的东西。一旦识别被定型了,那么色彩作为情感的辅佐物才被我们所察觉。

大多数的印象派绘画却恰好相反。就拿我们今日莫奈的这幅《睡莲》来说。从当今摄影的角度来看,这幅绘画是属于失焦的,实际上大多数的印象派绘画都属于失焦状态。在这儿我们再次回到文章一开头我们所宣称的对比上。

正因为构图及轮廓是失焦的,我们眼睛大抵一开始会被迷惑,眼睛捕获不了它本想捕获的东西,因而它退而求其次,它开始捕捉色彩。在印象派绘画里,色彩既是光影又是情感,甚至很多时候它就是“线条”本身。

《睡莲》一画中,深蓝色的大环境里,两朵用浅淡的天蓝色所渲染出的睡莲具有了夺目的光彩。对于这两朵睡莲,我们最先反应的必然是它们的颜色,其次才是颜色所形成的睡莲形而上的印象。它们实际是莫奈对亡妻卡米丽深深的怀念。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袁京京博客立场。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