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鸣风萧萧》

资讯 2021-12-17 21:37:36 阅读: 评论:
①我有过一匹菊花青马,马鬃很长,性情柔和,在东北解放战争中,三下江南,大踏步后退,大踏步前进时,我骑着它,走过冰冷的松花江,在马背上吟过一首诗。

②这匹马老了,虽然还竭尽忠心,努力报效,但终究气喘吁吁,不胜驱驰了。我不得不眼看着人家从我手里把它牵走了,我心里非常难过。抓把炒黄豆喂给它吃,它用柔软的嘴唇在我掌心里蠕动着咀嚼着,而后,又伸长脖颈在我身上厮磨着,我忽然发现它两只眼眶里濡濡流下了两行泪水,这真使我的心房为之深深战栗。

③但,马绝不是柔弱的生灵,马有马的烈性,正是这种烈性使它在狂风暴雨、枪林弹雨中任意奔驶,而且这种烈性,也会传导给人,燃烧起人的求战热望。有回,当我勒了马屏住气息,等候前面传来爆裂的枪声时,我发现马的两只耳朵在簌簌抖颤,两只前蹄不断踏动,全身肌肉和鬃毛都发出一种渴望临战的精神。而后,当号声响起时,我刚翻身上马,它就像离弦之箭一样勇猛冲飞向前,那真是在飞,全身拉成条直线。我伏在马上,马的烈性传到我身上,我感到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这是一种生命的强大的暖流啊!它把我和马融合在一起。风,那样锐厉地劈面而来、呼啸而过,用不到我的鞭策,马自己就奔向火线。是的,那里有流血、有死亡,但这一切在这一刹那间都不在话下,只有一种胜利的快感在大大鼓舞着我们。马不畏惧战争,而是渴望战争。还有一次,我骑马夜涉辽河,水涨流急,又是漆黑之夜,伸手不见五指,但,在这紧急关头,马仰起脖微微嘶鸣了一声,甩了甩尾巴就踏入河身。我只觉得水在周围旋转,几次卷入漩涡,我一提缰绳,马便跳跃而起。后来,在最深的河心,它竟展开四蹄,浮游起来,它不但那样勇敢,而且那样机敏。

④我真喜爱真正的骏马呀!它长得那样英俊、那样飒爽,它的眼光充满智慧,它的肌腱饱含雄健,它眷恋自己人时何等挚爱,它冲向敌人时那样猛烈,它的四蹄在大地上敲出鼓声,它的长啸给人带来豪情,它既像一缕柔情,又像万里雷霆。而今,距离战争时间很遥远很遥远了,就在战争后期,也由于换了吉普,而与马作别。但现在,我想起来,还是那样恋恋于我的战马呀!前面谈到我和那匹菊花青马分手时马的动情之处,我还没有说养这匹马的饲养员呢!他夜里伴着马睡眠,为了夜半更深起来喂上饲料,他给它引最清凉的水饮,每到宿营地,他看到马身上汗水淋漓,他就埋怨我不该骑得太狠。那天,知道了这匹老马走时,他竟坐在空落落的马槽旁边痛哭了一场。

⑤我想不起人与畜之间,有什么比人与马更有深情的了,更生死与共、相依为命的了。有人也举出猫,但猫是在热炕头上打鼾的动物;有人也许举出狗,但狗是喜欢向你谄媚的动物。而马不是这样,自有它独立不羁的风格、英雄豪放的骨气。

⑥我再讲一个关于马的悲剧的故事。那是1938年夏天,在河北大平原上,青纱帐一望无涯,赤日烘烤着大地,我们从冀中驶向冀南,我骑的是一匹枣红马。那可真是一匹骏马呀!红得像火炭一样,大概就是古小说里所说的“赤兔马”吧!那身个,那长样,都是充满豪情、充满灵气的。我们一行人骑着马涉渡滹沱河,正赶上平原上时常突现的狂风暴雨。先是一朵乌云旋即倾盆大雨。我们放眼四顾,只有一片绿色大海的庄稼地,连个看瓜的窝棚也找不到,于是我们只有策马狂奔,人和马冲狂风迎暴雨,都淋得湿透。也许就因为一下赤日炙人,一下雨冷如冰,我们到了宿营地,那马竟然一夜不食不饮而死去了!我到现在还记得那是那样的一匹马呀!那是一只美丽的火鸟!我爱它我却骑死了它……我记得当我们到达宿营地,我跳下马来,还爱抚着它那锦缎一样光滑的颈项,而它也把头伸向我,微微喷出鼻息,用柔软得像奶脂一样的嘴唇,灵巧而依恋地在我身上、手上、脸上摩擦着。这是何等样的一出悲剧呀!我爱这匹枣红马,但我骑死了这匹枣红马。几十年时间流水一样过去了,可我的心灵里还存留着这匹马的景象,我的心灵里还充满对这匹马的疚仄之情……是的,这深沉的悲,使我更多地怀念起战争,只要一想到那峥嵘岁月,我还是不能不想起战马。现在我明白了,不正是由于我曾经乘马在战场上飞奔,我才最理解“落日照大旗,马鸣风萧萧”那诗的意境,那是多么豪爽、多么旷达的美的意境。我老了,但在我的一生中,我还是不能不为我曾经获得那一种意境而自豪呢!不过,上面说的那种疚仄也就更深更深地渗透了我的灵魂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袁京京博客立场。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