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毅:在南昌大学、清华大学生科院的毕业典礼致辞

资讯 2021-12-11 17:06:43 阅读: 评论:
诚实是对原版自我的肯定

——南昌大学2014毕业典礼校友代表致辞

首先祝贺母校2014届毕业生学有所成。

同时祝贺2014届毕业生家长心有所慰。

希望2014届毕业生记住两个字:诚实。

过去四年,虽然同学们认真学习,应该至少有部分同学立志以真才实学为人生基础。但是,毋庸讳言,你们不仅目睹以尔虞我诈为核心价值观的“甄嬛传”被社会热捧,而且你们经历了欢迎自己入学的校长被拘的罕见事件,你们入学前后被《人民日报》称颂为“反腐有股狠劲”的省委书记,却在临近你们毕业时被中纪委给予特殊关怀。

在你们都看过精彩的道德滑坡真人秀以后,谈“诚实”是否特别空洞乏力?是否这边谈“诚实”,那边却有学生暗暗下定决心要做巨贪?

其实:“诚实”有利于社会为次,有利于自我为主。

第一,诚实构建简单的生活。

诚实不需很高的智力、无论你过去四年考试如何、不管你现在是否安排好下一步,大家都能做到。诚实为人比不诚实容易:一个事实在你那里只有一个版本,不需要记忆力超常,不因时间和对象而编织不同版本。比如现在也不妨承认迎接你们入校的、目前身陷囹圄的校长做过好事。

第二,诚实带来宁静的心态。

你们读书的四年中因为Snowden的曝光得知美国政府大规模监控很多人,包括美国人。不过,诚实有助于化解这种监控,甚至刀枪不入,因为从对所有人说话都一样的诚实者,靠广泛监控得不到新信息。如果坚持诚实,就是你们当中谁几十年后做大官、发大财后退休下来,也不用担心有人请你喝茶。

第三,诚实才有根本的认可。

用慌言和欺骗建筑的人生,无论获得多少利益回报,其实是对原版自我的否定。诚实的人生是对自我的肯定。当我们终将面临坟墓的时刻,自我肯定高于所有他人的肯定。

所以,在社会缺乏诚信之时,你们经历了道德冲击之后,诚实才益显珍贵。
饶毅
一个诚实的人,无论最后生活事业如何,都可以获得心灵的回报:心安理得。

2014年6月20日(当天凌晨抵达南昌,文字主要在台上草拟,发言后稍有修改)

——清华大学2014届生命科学学院毕业典礼致辞

为了在座的清华生命科学本科生和研究生铭记自己毕业的日子,富有科学经验的老牌英帝国学术刊物《自然》近日发表了你们学院在解析伽马-分泌酶分子结构道路上迈出重要一步的工作;

更重要的是,为了参加诸位的毕业典礼,我今天一早爬上飞机一觉睡回北京…在天上我依稀看到瑞典国王抖擞龙袍发誓要与清华教授第二次握手。

学过生物的同学们,不仅知道人类的起源,而且知道生命的本质:有些分子不安分,希望自己复制自己。它们神奇地做到了,而且经历RNA、DNA等时代,形成细胞、多细胞有机体,最后竟然出现了指挥全身的大脑。

同学们今后同样需要依靠自己积极安排自己的人生和事业。

最初的分子如果都与其他分子一样不敢出新招,就没有今天的生命;

早期的细胞如果都只知单打独斗而不相互合作,就只有单细胞生物;

早期的机体如果在各种环境中不顽强坚持复制,就没有高等的生物。

同学们同样需要富有创见、需要交流合作、需要不懈努力…,这些都是生物长期进化过程总结的经验。

相知有生命:我们从生命的演化,懂得生命的历程;

相知有生命:我们从人类的起源,理解生命的价值;

相知有生命:我们从科学的研究,欣赏生命的奥秘。

我也祝你们有朝一日找到能相互欣赏、相互支持、同甘共苦的挚友。请勿误会,这不是干涉你们的基因复制,而是有关智力激荡。

2014年7月3日星期四下午

注:Lu P, Bai X, Ma D, Xie T, Yan C, Sun L, Yang G, Zhao Y, Zhou R, Scheres SHW and Shi Y(2014)Three-dimensional structure of human γ-secretase Naturedoi:10.1038/nature13567

Li X, Dang S, Yan C, Gong X, Wang J and Shi Y(2013)Structure of a presenilin family intramembrane aspartate protease Nature49,356–61

Feng, L. et al.(2007) Structure of a site-2 protease family intramembrane metalloprotease. Science318, 1608–1612

Wu, Z. et al.(2006)Structural analysis of a rhomboid family intramembrane protease reveals a gating mechanism for substrate entry. Nature Structural and Molecular Biology13, 1084–1091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袁京京博客立场。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