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姓中常见的五大姓氏,如果你是其中之一,很可能是匈奴的后代

资讯 2021-11-30 18:50:55 阅读: 评论:
《百家姓》作为中国传统三大启蒙类读物之一,书成于北宋,千百年来在中国孩童口中经久不衰。其中收录了中国古代北宋朝之前存在过的姓氏411个,后又经增补达到了504个。

据考究《百家姓》中的大姓不仅仅是汉族原有之姓,还由若干个少数民族演化而来的。因为中国自古以来地大物博,中华民族并非一地起源,而具有多地区多起源的趋势。

据史料记载,中国古代人口呈现由北向南迁徙趋势,迁徙的最主要原因便是躲避战祸。在中国,北方多以游牧文明为主,畜牧业发达,这便使得中原北部经常出现骁勇善战的游牧民族,对中原造成极大威胁。
百家姓五大姓氏

要说在我国历史上出现次数最多、影响力最大、最为人所熟知的便是彪悍的匈奴族了,而《百家姓》中有五个大姓与这个民族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匈奴的鼎盛与分裂

先秦时期,随着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进步,以农业文化为主的中原地区开始迅速发展。而此时初出茅庐的匈奴民族正好需要一块安身立命之所,这时他们便垂涎上了日益发达的中原地区。

从周朝开始,匈奴便开始屡次侵扰边境。从西周到东周,从晋国到赵国,列国历代君王对匈奴都头疼不已。弱国联姻纳贡,强国发动战争。

赵武灵王胡服骑射改革后,赵国在大将李牧率领下一转攻势挫败匈奴,这是中国历史上对匈作战的第一次巨大胜利。

可就在秦始皇统一六国的同时期,匈奴草原上也出现了一位雄主——冒顿单于。公元前209年冒顿单于杀父自立,在连年不断地征讨中统一了北方草原,这也是有史以来匈奴人第一次统一北方,在此基础上,冒顿单于建立了庞大的匈奴帝国。

即位后,冒顿单于面对蛮横的东胡王,选择了避其锋芒、麻痹对手,待东胡王放松警惕后,冒顿单于发兵突袭东胡,东胡王死于乱军之中。河西走廊的大月氏也被迫西徙,从此东亚大陆上出现了秦与匈奴并立的局面。
霍去病
到前202年,汉高祖刘邦建立西汉一统天下,亲自率领32万大军发动了对匈奴的战争。由于天寒地冻,加上轻敌冒进,刘邦陷入了匈奴的重重埋伏之中,最终汉朝向匈奴和解纳贡,刘邦才得脱险,匈奴成为东亚第一霸主。

到了公元前150年左右,匈奴国达到鼎盛,此时的西汉也不得不避其锋芒,连年结亲以求边境和平。

这种情况持续到汉武帝时期,此时的西汉经济、国力大大增强。面对嚣张跋扈的匈奴,汉武帝渐渐清楚一件事——一味地和亲并不能换来和平,只有实力才能改变整个局面,攻守该易型了。

为了反击匈奴,公元前127年,汉武帝派卫青发动漠南、漠北两次大战。公元前121年,名将霍去病又夺取了河西走廊,降匈奴十万之众,设立武威、酒泉、敦煌、张掖四郡。

公元前119年,卫青、霍去病再次出征匈奴,一路打到狼居胥山,匈奴四散溃逃,无力南下。

在此期间,匈奴支休屠王之子被俘,为体现汉朝国威与怀仁,汉武帝赐其“金”姓,并让其留在汉廷,赋其高官。由此开始,金姓便作为一种特殊姓氏在汉、匈双方存在着。

而留在汉朝的休屠王太子,便是日后大名鼎鼎的金日磾。在汉武帝死后,成为遗诏大臣之一,与霍光一同辅佐汉昭帝,为汉朝的不断强盛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经过与汉朝的连年征战,加上与周边国家关系恶化,匈奴渐渐分裂成南北两部,南部多归顺于汉朝,开始与中原汉人来往,学习农耕文化。而北匈奴则是在西迁的过程中不断与汉朝和周边国家发生冲突。

匈奴的沉浮与迸发

在与汉人的长期交往中,匈奴人发现汉人拥有极为先进的文化素养和文化根基,于是这些匈奴人开始在反思中学习。

看到匈奴如此,汉朝的统治者不免对其大加封赏,对很多匈奴贵族,汉朝统治者都主动与之和亲,并赐予他们“刘”姓。

就这样,无论是战争还是和平年代,匈奴人都被汉人先进的文化所同化,加上匈奴有“跟随母姓”的习俗,就这样刘氏也开始在匈奴一族中流传开来。便在之后几百年的演化中,逐渐成为了其主姓之一。

北匈奴因常年征战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局面,匈奴王於单也在西迁的路上投降了汉朝,并在之后的日子里带领汉军击败了自己的弟弟的伊稚斜,北匈奴伊稚斜余部不得已西迁到更远的地方,以避汉军的锋芒。

汉朝统治者对匈奴王於单此次行动颇为满意,将其封侯,同时赐予其“赵”姓。就这样,“金”、“刘、“赵”三姓成为了匈奴族中的大姓,一直流传了下去。

到了东汉,南北匈奴的大部已经被汉文化所同化,成为了汉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到东汉末年,南匈奴几乎被曹操的大军攻灭,北方很难再找出一个完整统一的南匈奴部族。
匈奴
在经历过西晋短暂的统一后,中原再次陷入了政权割据的局面。西晋末年,五胡乱华,其中最主要的便是匈奴一族。到了十六国时期,匈奴又出现一个具有雄才的领袖刘渊,身为匈奴族的他仍然保持着自己的汉姓。

308年,刘渊在平阳称帝,建立赵,匈奴族迎来了第二个鼎盛时期。登基后的刘渊尊蜀汉后主刘禅为孝怀皇帝,一个匈奴皇帝,却自称汉姓,建立的政权也追封汉人皇帝为正统,可见当时汉文化已经深入人心。

匈奴最后的荣光

在匈奴崛起的同时,另一个游牧民族——鲜卑也趁势崛起。鲜卑族凭借着与汉人的长期往来,学习到不少先进的规章制度、社会习俗和先进文化。

鲜卑的统治者还大力支持学汉语、改汉姓、与汉通婚,就这样北方汉族的大姓“王”、“韩”也开始在鲜卑族中流传开来。

这一时期,王姓是汉族极为尊贵的姓氏之一,王氏一族多为南方达官贵人或王室同族。自然在与鲜卑的通婚中,王氏也成为很多鲜卑贵族的姓氏。

公元5世纪时,此时的匈奴已经不复往日雄风。鲜卑族建立的北魏则完全统一了中国北方。为了稳定统治,北魏的统治者们不断加强本民族与匈奴联姻。

到北魏孝文帝时期,匈奴与鲜卑成为中国北方规模最大的两个游牧民族,在长期的鲜匈联姻中,“王”、“韩”等汉姓也被传到匈奴族中,加上从母姓的民族习惯,“王”姓也在一段时间发展迅速,成为了匈奴的大姓。

经过漫长的历史演变,匈奴这个强悍一时的东亚霸主,渐渐被先进的汉文化所同化,到6世纪末隋文帝再次统一全国时,匈奴已经与汉人并无差异,很多匈奴人从小就生活在汉文化的熏陶中,他们的父母、老师也都从小穿汉服、说汉语、讲汉礼。

到唐代时,不只是匈奴族,其他的如鲜卑族、氐族,都受到先进汉文化潜移默化的影响,在不知不觉中融入到了汉人的生活中。

历史上消失的匈奴族,他们也许就在我们身边,或许就是我们自己。“金”、“刘”、“赵”、“王”、“韩”五个姓在历史中都与匈奴有着分不开的关系。

时过境迁,我们已经难以分辨谁是匈奴人的后代,那强盛一时又神秘莫测的匈奴最终成了史书中的一页篇章,留给人们无尽想象……

在我看来,他们并没有失去自己的民族,只是改了名换了姓,成为了汉族大家庭的一员,如今的他们与我们一样,有同一个民族——中华民族;他们与我们一样,有同一个梦——伟大的中国梦。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袁京京博客立场。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