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男子回家,却见母亲白日点灯,他撒出一把糯米救了自己

随笔 2021-12-06 21:48:42 阅读: 评论:
宋朝咸平年间,东门县大洼村有一户叶姓人家,夫妻俩老来得子,便请村里的吴阿公给儿子取了一个文绉绉的名字叫叶良辰。自从儿子出生后,这对老夫妻天天盼着他长大能考取功名,将来光宗耀祖,可事与愿违,叶良辰从小不喜读书,却对刀剑棍棒情有独钟。

叶良辰长到十六岁时,身高体壮,十八般武艺耍得样样精通,后来他被县衙看中就去做了刽子手,在他的刀下亡魂无数,大多数都是一些欺男霸女,为非作歹的狡诈之徒。

叶良辰
这一天,叶良辰正在家中吃饭,县衙的差役匆匆跑来说道:“二爷,县老爷让您过去一趟。”

他们之所以喊叶良辰为二爷,这件事还要从三年前的一件事说起。当初东门县令沈从文走马上任,在途中遭遇强盗打劫,幸得叶良辰所救,于是两人结为异姓兄弟。他们叫沈大人县老爷,那叶良辰自然就被叫做了二爷。

起初叶良辰并不知道自己所救之人就是东门县的知县大人,后来他机缘巧合之下又救了对方一次,才得知沈从文是朝廷命官,因为官清正,弹劾朝中权贵得罪了人,才被贬斥到东门县当了知县。沈从文几次遭遇强盗和杀手,显然是那些京中权贵并不打算放过他。

叶良辰见沈大人喊他,也不敢再耽搁,匆匆扒了几口饭就赶到了县衙。刚到门口,师爷就神情慌乱的拉着他说道:“快,沈大人今天遇袭,他快不行了,他说有一份重要的东西要托付你送往京城。”

叶良辰听到这话,来不及多问就冲进了沈从文所住的后院厢房,等进去以后却见沈从文好好的端坐在床上,见他进来后一脸笑意的看着他:“二弟,你来了。”

叶良辰一脸诧异,他关心的问道:“大哥,我听师爷说……这到底怎么回事?”

沈从文挥手示意他不要着急,然后缓缓说道:“今早我刚出门,准备去三堤坝那里巡查,半路却遭遇弓箭偷袭,所幸那根毒箭只是射中了我身上的铜钱。”说完,他拿出一枚已经扭曲变形的铜钱。

叶良辰接到手里看了一眼说道:“此人箭术不凡,一箭竟有这般威力。”

沈从文忙问道:“能看出是哪个江湖人出手的吗?”他这话问完,见对方摇了摇头,并不感意外,这些杀手显然是有备而来,自然不会留下什么把柄。

这时候,叶良辰说道:“大哥,你说吧,找我来有什么吩咐?”他知道沈从文既然将他找来,肯定不会只是问几个问题如此简单,他是个直性子,做事情不喜欢藏着捏着。

沈从文笑道:“你别急,我让庞师爷去买棺材去了。”

“买棺材,谁遇害了?”叶良辰惊讶道。

沈从文指着自己说道:“我遇害了,棺材是给自己准备的。”

叶良辰听到这里更糊涂了,对方好好的坐在这里跟他说着话,怎么会死呢?他以为沈大人是担心自己的安危,便保证道:“从现在起,我片刻不离的在你身边保护,我看谁能杀得了你。”
叶良辰

沈从文听了这话,笑着摇了摇头,他跟对方解释了自己的计划。原来沈从文决定借助这次遇袭的机会,他佯装遇害身亡,准备用自己做诱饵引诱躲在暗处的杀手现身。

本来这段时间叶良辰的母亲病重,沈从文准许了他留在家中照顾老母,可眼下为了这出戏演的逼真一些,他必须要将叶良辰派出去,如此一来对方中计。

两个人聊了半个时辰后,叶良辰匆匆出了房间,县衙门外已经准备好了一匹快马。他背着一个包袱,出了衙门就骑上马往京城方向飞奔而去。

县衙这边几个人已经抬着棺材走进去了,在师爷的张罗下,整个县衙都挂上了白布帷帐,院子里哭喊声一片。

不出半袋烟的功夫,县城就传出县令沈大人遇害身亡的消息,无数的乡民得知这个消息,都自发的跑到县衙门口吊唁。自从沈大人来到东门县以后,为老百姓办了很多的实事,这些人心中对他自然爱戴有加。

再说到叶良辰骑着快马一路狂奔,途经道林沟,就在要过桥的时候,一支利箭急速飞射而来。叶良辰耳边听到一阵“嗖嗖”的风声,他就做好了迎战的准备,只见他坐在马背上,身子一侧,那支箭就贴着右臂飞了过去。

紧接着又是几支利箭奔袭而来,不过这些利箭显然并不能伤害叶良辰分毫。这时候,利箭停止射击,空气十分安静,旁边的林中却有几只大雁受了惊吓向天空飞去。

叶良辰见机在地上抓起一块石头朝远处的大树投掷过去,他口中喊了一声道:“别躲了,你出来吧。”

此话一出,从那棵大树上跳下一个蒙面黑衣人,他双目散发着凛然的杀机向叶良辰看过去,冷声道:“把你身上的东西交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叶良辰听到这话笑了,他抽出背上大刀喊道:“来都来了,打一场再说。”说完,便飞跃下马,与对方战到一起。

黑衣人显然低估了叶良辰的实力,仅仅交战了三十回合,他就落入下风,最后甩了一枚石灰弹仓皇而逃。

叶良辰没料到对方还有这一手,气的直骂娘。他再次骑上马,不过他调转了方向,又回到了东门县衙。

叶良辰刚到县衙门口,就撞见了师爷他赶紧问道:“怎么样?抓住了吗?”

师爷回道:“抓到了,是个女子,沈大人正在审着呢。”

原来沈从文这招装死声东击西,就是为了分散杀手的注意力,他已经在县衙埋伏了天罗地网,只要杀手一出现,便插翅难逃。

抓住的杀手是个女子,经过审理后得知,原来是叫殷四娘,在江湖鼎鼎有名,她还有一个丈夫叫李晋,两人合称“黑风双煞。”

叶良辰赶到县衙大堂的时候,殷四娘忍不住酷刑,已经咬舌自尽。沈从文看见叶良辰以后,赶紧问道:“怎么样,人抓住了吗?”

叶良辰叹了一口气说道:“他太狡猾了,最后一刻竟然被他给跑了。”

沈从文见自己这个异姓兄弟一脸失望之色,赶紧安慰了一句,“以后还有机会,今天你也忙了一天,家中还有老母亲要照顾,快回去休息吧。”

沈从文
叶良辰点头应了一声便往家赶去,他已经出来一天,家中的老母亲还卧病在床等着他回去服侍。

叶良辰赶到家时天还没黑,他走到门口却见屋里亮着油灯,他便喊了一声:“娘,大白天,你点着灯做什么?”

等他走进屋里,看见老母亲王氏手里拿着针线,在油灯下缝着他破旧的衣服。他走过去一把夺去道:“娘,您歇着吧,这些活我来就行了。”

王氏叹了一口气说道:“为娘不中用了,连累了你到现在娶不到媳妇,哪有针线活是大老爷们干的。”

叶良辰没有说话,他十岁那年父亲去世,母亲便病倒了,如今又过了十个年头,一般到了他这个年纪,确实都该娶媳妇了,可是他担心母亲受委屈,所以就想等送走老母亲以后再娶妻。

叶良辰将那些针线收起来以后,冲着母亲说道:“娘,我去做饭,您一天没吃,应该饿了吧。”


这时候躺在床上的王氏突然说道:“儿呀,不急,来为娘身边坐着,跟为娘说说今天都发生了什么,外面怎么吵的很。”

叶良辰这时候已经走到米缸前了,他伸手抓了一把糯米握在手中,听到母亲王氏说话,他走到床边坐了下来,然后说着今天发生的事情。

等叶良辰说到那个黑衣人不敌的时候,母亲忙问道:“孩子,那个人怎么样,被你抓住了吗?”

叶良辰说到这里停住了,他盯着母亲王氏看了一会,然后说道:“他被我一刀砍杀了,他三番两次要害沈大人性命,我岂能饶他。”

王氏听到这里,神色黯然,突然话锋一转说道:“为娘饿了,你去做饭吧。”

叶良辰应了一声便起身了,刚一转身时,身后的王氏却面目可憎的朝他扑了过来。此时,他双耳一动,听到动静后立即将手中的糯米撒了出去。

下一秒,只听见王氏一声痛苦的尖叫,身体躺在地上冒着黑烟。她见叶良辰朝自己这边走过来,便怒斥道:“你如何识破了我?”

叶良辰冷笑一声说道:“从进门那一刻,我见屋里亮着白灯,我心中已经起疑。后来我与你说话,你听的很是清楚,可你却不知道我母亲三年前就已经耳聋。”

躺在地上的王氏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叶良辰看了一眼白灯,继续说道:“你是刚刚死在公堂的殷四娘。”从刚刚说话的时候,他就已经猜出来了对方的身份。因为只有刚刚去世的魑魅,在白天出现时才会点着白灯,否则一旦被阴差发现,就连投胎的机会也没有了。


殷四娘说道:“你既已经猜出我的身份,就请动手吧,苍天无眼,不知你要助纣为虐到何时?”

叶良辰听到这里有些糊涂了,他冷眼瞧着对方说道:“你杀害我母亲,伪装成她来害我,却反过来信口雌黄,颠倒黑白?”

殷四娘道:“我没有害大娘,是我救了她。”

就在他们说话时,王氏的声音突然响起,只听她说道:“儿呀,四娘说的没错,刚刚确实多亏了她帮我,才让我得以跟你见最后一面。”

原来今天叶良辰被沈大人叫去县衙后,王氏病情突然严重,因为家中无人请郎中,王氏没等的及儿子回来便离开人世了。她想留在家里等儿子回来再看一眼才去投胎,却被阴差急着押走。原来阴差得知县衙又死了一人,急着去引渡,便半点不通融。

等到了县衙,阴差又押了殷四娘,他们一路往地府去时,半路上殷四娘得知大娘是叶良辰的母亲,便想帮对方一把,正好也问一下她丈夫李晋的情况。殷四娘生前是一个江湖高手,阴差不是对手,便只能答应通融一下,让她们办完事速去地府报道。

此刻,叶良辰听了母亲王氏的话,便不再怀疑,可是对方为何说他助纣为虐呢?就在他满心疑惑时,殷四娘道出了实情。


原来真正的沈大人在上任途中遭人暗算,却被“黑白双煞”所救,等沈大人养好伤以后,结果发现有人顶包了自己的身份。

“黑白双煞”得知此事后,便组织江湖上的绿林好汉半道截杀那个假的沈从文,可是却被叶良辰误打误撞救了下来。那假的沈从文见叶良辰身手不凡,便有心利用他对抗“黑白双煞。”

后来叶良辰进了县衙做刽子手,整天与对方在一起,黑白双煞一直没有机会下手。后来叶母病重,黑白双煞知道机会来了,不过那天的暗杀,他们没有见到假的沈从文身死,因此真正的沈大人还不能露面。

于是他们想冒险去县衙查探虚实,却刚好看见叶良辰进了县衙,他们不敢贸然行动,便一直等着机会。

直到叶良辰匆忙背着包袱出城,“黑白双煞”便果断决定兵分两路,因为叶良辰那包袱里很有可能装的是沈大人的印信,那是唯一证明沈大人身份的物件,李晋必须要想办法拿到手。

等李晋追着叶良辰走后,殷四娘便留在县衙查探虚实,当她看见师爷吩咐差役挂白布帷帐,又抬着棺材进来时,便以为那假沈从文已经死了,等到四下没人揭开棺盖,里面却是一股迷烟,等她发现自己中计时为时已晚,假的沈大人已经带着差役把她围了起来。

在公堂上,假的沈大人对她施以酷刑,逼问着真的沈从文下落,她宁死不屈,可是那假沈从文却是畜生不如,竟然让人欺辱她,她不堪忍受那般凌辱,便咬舌自尽了。

叶良辰得知这一切真相后,气的一掌拍碎了桌子,原来他这么久以来都被蒙在鼓里,一直帮着一个坏人做事,还和对方结为异性兄弟,想到这里,他羞愧难当,脸红不已。

他赶紧问道:“那真的沈大人现又在何处?我要见他当面谢罪。”


殷四娘见叶良辰真的有悔过之心,便带着他去了城西三十外的一座破庙里。那李晋看到叶良辰,正要喊杀,却被突然现身的殷四娘拦住道:“相公,你等等,他是来见沈大人的。”

李晋已经听到殷四娘身死的消息了,可此刻见到她,忍不住一阵悲痛,想他们夫妻二人在江湖上快意恩仇数十载,如今已是阴阳两隔。

殷四娘把之前发生的事情又原原本本说了遍,于是李晋就引着叶良辰进了破庙,在一间房里见到了真正的沈大人,对方衣衫褴褛,完全看不出来身上有丝毫官威作风,可是却比那端坐在县衙的沈大人多了一些亲和力。

叶良辰跪下认罪道:“草民该死,请沈大人责罚!”

沈从文看着在自己面前跪下的年轻人,他走过去搀扶起对方,笑道:“你何罪之有?”

叶良辰道:“草民助纣为虐,害了殷四娘,也险些害了李大哥和沈大人。”

沈从文摆了摆手道:“不知者无罪,你无需自责,真正的恶人是那个假冒我的人,还有朝廷里那些奸臣权贵。”

虽说沈大人没有怪罪自己,可是叶良辰心中却是内疚自责,他决定戴罪立功。既然那假沈大人喜欢玩将计就计,他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叶良辰回到家中,他要给母亲王氏办丧事,派人去请了假县令。那假县令作为叶良辰的义兄,那王氏自然就成了对方义母,对方接到邀请后,没理由不来。

等丧事办完后,假县令便急着回县衙,这时候叶良辰喊道:“大哥慢走,我抓到了一人要交给你。”

假县令一听这话,赶紧把对方拉到一边小声问道:“你抓到谁了?”

叶良辰回道:“黑白双煞!”

假县令听到这几个字,眼里一惊,继续问道:“那有没有发现什么东西?”

叶良辰想了一下说道:“大哥是指那些信件……”

话没说完,就被假县令打断了,“快拿给我看看。”

叶良辰道:“我就知道那些东西很重要,所以藏的很好,大哥请随我去。”

县衙那些差役见沈大人和叶良辰离去,准备跟上去的时候,假县令回头呵斥道:“你们在这里等着,有义弟在身边,谁能害我?”

假县令跟着叶良辰来到树林中,他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便停下脚步问道:“兄弟,你这是带我去哪?”

叶良辰回头冷笑一声道:“阴曹地府!”说罢一刀捅进对方的胸口。

“这……是……为什么?”假县令瞪大了眼睛,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这时,沈从文从一棵大树后面走了出来,他看着对方冷声问道:“你装了我这么久,对我这副皮囊可还熟悉?”

假县令见到沈从文以后,什么都明白了,原来叶良辰已经知道了真相,他的阴谋诡计被识破了,只是他有些不甘心,因为这一切都是如此天衣无缝。

假县令死后,他们挖了一个坑把对方埋了,等沈大人和叶良辰再出现在众人面前时,竟然没有一个人察觉异样。


三年后,当朝皇帝又收到一起弹劾当朝太尉的奏件,不过这一次,上面清清楚楚罗列了太尉的十大罪状,条条证据确凿。皇帝得知后龙颜大怒,当场就派人抄了太尉的家,并且下令处死。

原来当天沈从文回来后,决定也来一招将计就计,他继续装成假县令,等太尉派人来联系他,而他暗中搜集证据,只要时机一成熟,他就可以一举击溃对方。

太尉被处死以后,沈从文也官复原职,他向当朝皇帝推荐了叶良辰,皇帝一番考验后,钦封他为四品带刀护卫,以后专门负责保护沈大人的安全。

自从叶良辰跟了沈大人以后,他尽职尽责,屡立奇功,一直为老百姓惩恶扬善,后来他光宗耀祖,让整个东门县的老百姓都记住了他的名字。

写在最后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意思是:当君子遭受小人陷害,不过总有机会,君子会用同样的办法反击回去,让对方自食恶果。

在这个故事里,假县令被奸臣太尉操控,想要谋害为官清正的沈大人,利用叶良辰的善良和义气为自己扫除异己,他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却没想到,最后沈大人和叶良辰用同样的办法反击了他,让他自食恶果。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身边同样也有这样的人,他们喜欢自作聪明,利用别人的单纯和善良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可是当真相被揭穿以后,必然会遭受唾弃,被人所不齿。因为一旦你决定这么做了,就是在消耗别人的信任,迟早都会有败露的一天。

最后,希望这个故事能让我们记住这样一句话:“不要欺骗别人,能被你骗到的都是相信你的人,他们的心若是伤透了,最终害的还是自己。”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袁京京博客立场。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