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母文

随笔 2021-11-29 18:34:09 阅读: 评论:
呜呼!庚子夏日,慈母仙逝,今日方得入土为安。谨具三性之礼、炮乐之仪祭奠先慈灵前曰:

吾母辞世赴天堂,

阴阳两隔名一方。

空留遗像不见母,

泪湿衣襟断肝肠。

母亲本是陈家女,

十八嫁父为妻房。

既无家公作主张,

也没姑嫂来相帮。

那个年代日子苦,

日忧衣着夜愁粮。

屋漏偏逢连夜雨,

不料家婆又早亡。

二子三女来世上,

嗷嗷待哺雪加霜。

白天队里挣工分,

夜里纳鞋补衣裳。

后来单干分到户,

早出晚归劳作忙。

忙完田里忙三餐,

晴天雨天不停当。

为使全家肚有饱,

旮旯开荒来种粮。

好吃好喝给儿女,

节衣缩食自身上。

既为人母母自强,

佐父白手成家当。

喂了多少口中饭?

洗了多少脏衣裳?

长了多少掌中茧?

睡了多少夜尿床?


岁月无情催母老,

韶华远去发染霜。

瘫痪中风得急恙,

悉心陪护病榻旁,

洗体擦身换衣裳。

自叹命舛妻去早,

桩桩件件独自忙。

擦洗更衣不方便,

母生母养有何妨。

幼不嫌我屎尿臭,

老不嫌母屎尿脏。

侍奉母亲近一月,

几度见母老泪淌。

问母何故流眼泪,

母难张口儿猜想。

莫非自知近大限?

莫非夙愿还未偿?

莫非病痛心更痛?

莫非看透世态凉?


医院本无不死方,

阎王索命无商量。

庚子之年仲夏夜,

寿终内寝"老"在床。

您着嫁衣不在场,

您穿寿衣我帮忙。

不暝双目轻揉合,

送母远行整容妆。

七十五载人生路,

历经风雨饱沧桑。

母亲肉身化青烟,

音容笑貌心中藏。

今生无缘再见母,

除非夜半在梦乡。

人生如若有轮回,

来世仍选您做娘。

黄泉一路您走好!

入土为安送亲娘。

含泪写就《祭母文》,

伏维尚飨表衷肠。


孤哀子瑞明偕众弟妹泣祭

辛丑季秋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袁京京博客立场。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