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我的母亲(全文)

随笔 2021-11-29 18:33:09 阅读: 评论:
我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写下下面的文字,来叙述我和妈妈在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以此来缅怀我心目中善良的、勤劳的、伟大的母亲;

妈妈于2021年10月31日突发脑溢血,救治无效于2021年11月19日早上6点51分不幸逝世,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让我顿感昏天黑地,曾以为母亲的爱会伴随会铺满我的整个生活,但终归在这一天永别了,我站在ICU外面哭干了眼,那种痛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懂,痛彻心扉;短暂的痛苦后我要冷静下来开始来计划安排母亲的后事,我是长子;
悼念我的母亲
母亲是一位教师,在村中、小学工作了30年,教了我们方圆十里八村的三代人,在我们那个与河南省只跨一条小河的地方受人敬仰,她不仅是一位老师、也是一位家庭主妇,也是一位农民,母亲小时侯兄弟姐妹7人,生活在上个世纪60年代贫困的农村,在那个食不裹腹的年代母亲虽是最小,但懂事很早且学习优秀,不仅做家务做农活挣工分还帮着舅舅们看着表姐表哥,母亲是兄弟姐妹几个唯一一个高中生,由于各个方面都表现的很坚强很好,才被二姑所看上,那时我妈和二姑是一个班的高中同学,我妈妈的家庭成分也很好,所以二姑就经常一到周末或放假就约我妈妈一起到家中来玩,为后来与我父亲成亲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母亲嫁过来后就接了奶奶的班,所有证件资料随奶奶姓,姓董;虽说嫁到了一家没土地吃商品粮户口的家庭,但妈妈还是不改勤俭节约的本质,别人收完小麦妈妈就会到别人的地里捡撒下的小麦,往往早上出去晚上回来,一天就用馒头和开水充饥,晚上回来把一天的收获小麦头结结实实摁在化肥袋子里,用架子车拉回来;一天的劳作母亲筋疲力尽但神色很好,她为她一天的收获倍感开心,趁农忙的时间母亲还会帮舅舅和姨们收割小麦,也能换来几袋粮食补贴家用;母亲很会操持,把小麦打出麦粒、晾晒、保存,待到没有面粉时再淘洗干净、晒干打面粉出来给我们蒸做大白馒头;怕不够吃用,母亲总是把一年的口粮和家庭生活的规划做的很好,年底还能有点节余。日子不富但我们兄弟二人不缺吃用;

父亲那时是民办老师,80年代记忆中的工资只有几十块钱,再加上母亲的100多钱在80年代一家人勉强够用,到了90年代我和弟弟开始在外读初中后这份收入就显得捉襟见肘了,特别是在95年以后由于安徽阜阳常遭自然灾害,父母的工资也是时常发不上的,那时我们的家境更加艰难,母亲除了农忙假时捡些别人收割完不要的余下之外,也向我们村干部不停游说终于要了别人不要的三分贫脊之地,母亲开心的不得了,把地用铁锹翻过后把农家肥施在上面,然后又挑了些河塘泥覆盖一遍,光合作用后再翻一遍然后又是同项的一次操作,这之后母亲开始按时令季节种下蔬菜籽,这就样的一块地硬是在母亲的用心下种出了全村最好的蔬菜;在外读书后最喜欢过暑假,因为回到家有母亲种下的各种瓜果和蔬菜吃,有茄子、豆角、西红柿、辣椒、瓜果更是硕果累累;特别是三白瓜(香瓜)真是甜透味蕾;那个夏天在家二个月绝对能把在外读书掉的肉给补回来,母亲特别喜欢养鸡,我们放暑假回家母亲隔三差五就会杀一只公鸡给我和弟弟补身子,小鸡炒辣椒拌凉面条;那是儿时记忆最高级的味道。

97年我读师范了,学费一年3800,父亲民师转正也要脱产读书,一下子家庭开支的负担更重了,那时母亲工资也才只有200多钱且还是常有发不上工资的情况,我开学母亲到处借钱供我读书,撑到98年实在没有办法了,母亲和父亲商议把我们家的祖屋卖了,那处祖屋当时是我们村最好的房子卖了11800块钱,就这样供我读完了师范和父亲读完了脱产培训,我不想当老师,真的被穷怕了,我要出来打工,父亲转为正式老师了,回到了母亲的那所学校继续工作,我出来打工的那天是1999年的年末,那天很冷下着雪,母亲五点钟起床把我和表姐送到了二舅家,因为当天我要和表哥一起出来广东打工,母亲一路把我送到了火车站,头顶全是雪还结了冰,眼眶早已湿红,不知哭了多久了,交待了我很多话语……;直到我进站母亲依旧不舍的站在漫天的大雪中看着我,直到我消失在拥挤的南下人潮中,临近过年母亲有多不舍,后来我长大、成熟了、有了自己的孩子我才懂得母亲的心疼;到了广东找个电话打了个长途,那时我们家没有装电话,电话打到了别人家里提前让其通知我们家人什么时候来接电话,等待父亲接完电话后才从父亲口中得知母亲送完我回来就生病了,一直头痛,一直在挂念我,哭过很多次; 也许这就是后来母亲再生二场大病的起因;

刚开始外出打工,没有太多的门路,只能依靠表哥给搞到厂子里去,那时工厂招工只招女工,极少招男工,所以就一直等待着,常有吃完上顿时没有下顿的,当然也很想家,很想妈妈;

母亲是我精神信念的灯塔,在初到广东时的困境到最后自己慢慢走出来,三年没有回家,这其中有太多的苦辣,母亲也是日夜盼望着,听同村发小告诉我,年底他们回去,母亲看到他们三五成群出来玩就会说我也回来就好了,见一次说一次,母亲眼中看向东湖里的火车上每一次都久久张望,他多希望这趟北往的列车上有我,有她朝思暮想的儿子回来,至到2003年的春节我回来了,那天母亲开心的像个孩子,我好像从来没有看到母亲这么开心过,真的没有;

04年母亲生病了,经常流鼻血,且每次都流得很多,那时医疗条件也不好,父亲也是木纳的,没有及时送到大医院去诊治,母亲经常一流就是一小盆的血量,就这样的情况也没有告诉我,直到在一个小诊所里打针母亲昏阙过去,再到医院抢救,才知道母亲的鼻子里有根毛细血管断掉了,只是一个很小的手术悍接上去就行,这次差点送了我母亲的命;

母亲很善良,起初我们一家在学校里住,那时的学校还是初中,我记忆中很多学生的年龄都是蛮大的了,特别是80年代的初中生,他们上学去的很早,一到学校就到我们家找妈妈聊天抱我哄我,与我妈妈的关系处理既是老师也是姐妹;那个年代我记得很多同学是缴不起学费的,每到新学期开学母亲都会给很多学生做担保甚至帮其垫付些学费,至于到后来这些学生出去打工回来逢年过节都会来我们家看我母亲,以至于我母亲入土时都有些曾经的学生从外地专程赶回送我母亲最后一程。谢谢您们这些哥哥姐姐们;

母亲为人和善,在与乡邻的相处中更是如此,我们村谁家有事有困难母亲总会第一时间去帮助,尽最大能力的帮助,自己舍不得吃的东西也会倾囊尽出,包括给钱,从来也不计较个人得失,以至于母亲在ICU重病期间左村右邻一拨一拨前来探望,无不惋惜落泪,隔着一道生死门妈妈再也不能与你们交谈,你们拿来的东西妈妈再也不能品尝,也不能再挣眼看看你们了,谢谢乡亲们,谢谢你们的纯朴善良;

表哥表姐从上海、杭州、宁波、温州….很多地方回来,哭着喊着念着你们的小姑,是的,你们哪一个出生妈妈都有抱过你们,在妈妈没有嫁给我父亲之前大多时间都是哄着你们玩,把你们看大,到后来你们结婚成家母亲更是倾注了更多的物质和关注,以后你们有困难再也听不到妈妈对你们的人生信条和责任担当上的提示了,母亲这一代现只剩二姨一个长辈,那晚的守灵无论我们怎么相劝二姨不愿去休息,70岁的二姨念叨着最后一次只能陪妈妈最后一晚了,至天亮二姨都没睡,姐妹情深,二姨伤心至极;


母亲是伟大的,从嫁入周家以来忍辱负重,父亲兄妹五人,那时爷爷主张奶奶的工作班交给母亲,母亲高中毕业就转做了老师,小时侯特别是10岁以前老是感觉妈妈受欺负,奶奶常常打骂母亲,每每这时母亲就抱着我任由奶奶打骂,有时奶奶也会骂父亲,似乎有鼓捣我爸打骂我妈之意,随之是我父亲的一顿打骂,妈妈很委屈,抱着我不让我受伤,任由他们的打骂,直到我上初中时这种情景才没有再出现,所以母亲年轻时所受到的身体伤和心里伤现在有时我想想还禁不住泪流满面;就这样依旧善待我的奶奶、姑姑们,从不示外说任何家庭的不和。

母亲是我坚强理想及信念的灯塔,为我照亮了奋斗的路;可能是作为母亲的缘故吧,母亲总是能感应到我的很多东西且每次都还比较准;起初在外的三年我没有回家,母亲总是牵肠挂肚,大年三十有我的碗筷但母亲总是吃不下东西的,想念儿子;母亲总是鼓励我们要勇于面对困难,敢于担当责任,做人要诚信,有了母亲的敦敦教导才有了我今天这样的品质,才有了一群知己的朋友;母亲教育我们的点点滴滴 也是母亲身上高贵的品质,妈妈常说每天进步一点点就会蒸蒸日上,我和弟弟都记住了母亲的话,也会终生铭记,妈妈请放心;

妈妈您的长眠之地是你最熟悉的桃花岛,你的身后是你工作了一辈子的学校,那里有你学生的孩子,有你学生孩子的孩子,我知道你是很想他们的,你的面前就是一潭碧水,那里是你生活一辈子的水源,你喜欢鱼,那一潭碧水里有数不清的鱼在游来游去陪伴着你,后期我会在你的墓园里种上花草给你观赏,春夏秋冬都有花香,妈妈我在你的坟上取了一瓶土带来了广东,以后我去哪都把这瓶土带在身上,妈妈你永远都在我身边,从未离开;我带你去你生前没有来得及去过的地方,去看看大好河山,妈妈你永远和我们在一起,妈妈你安息吧,我们永远想您!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袁京京博客立场。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