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远方的羁绊

随笔 2021-11-27 21:02:37 阅读: 评论:
当生活变成一潭死水,这具血肉之躯也就变成了一个设定好程序的行尸走肉,什么时候上班,什么时候下班,什么时候睡觉,每天会遇到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事,往后余生,周而复始。

十几天前,遇到一个以前的同事,现在开了家小公司,对方吐槽了句,实在是烦透了按部就班的工作,朴实的话,瞬间击碎了我心那份习惯性的麻木和妥协。

十年前,我们都是追梦的年轻人,不是没有幻想过三十多岁的状态,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凄惨,当然,这种凄惨绝不是指物质生活,而是精神上的贫瘠。

上班的闹钟,设置的名称为“诗和远方”,以此激励自己安心踏实上班,好像这样上班挣够了钱就可以出发似的。可是,心里真实想要的,并不是一场旅行,我想要的,只是出发。责任,扼杀了这种不被常人理解的想法,长期扼杀。

我追求千万种不同的生活体验,就算路边乞讨也不会觉得和现在的生活有什么高贵和低贱之分,我向往不同的地方的风土和人情,想去神农架找野人,想去尼斯湖捉水怪,想去昆仑山探究未解之谜,想闲坐草地听那吉普赛人的歌唱。

我得理性的承认,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唯一知道的就是,不喜欢现在的生活。可是,生命的意义不就是要不停的去探究和找寻吗?

经常看到一些网友评论西方国家的极限运动,说怪不得国外人口那么少。一个几十年后将老死在床上回望一声平淡无奇的人,有何资格去讽刺追求梦想的人呢,毕竟生命贵深不贵长。

老不足叹,可叹是老而虚生;死不足悲,可悲是死而无补。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袁京京博客立场。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