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澜谈妙人:牛次郎和尚

故事 2021-11-23 21:07:48 阅读: 评论:
我一生人之中有好几个和尚朋友,印象最深刻的应该是牛次郎了。日本和尚多数是娶老婆的,牛次郎也不例外。

认识牛次郎,是当年我策划过拍一部《满汉全席》的片子,和日本国营电台NHK合作的。写剧本的人选,我第一个想到的便是他。

牛次郎多才多艺,不念经的时候他便写小说、散文和舞台剧本,他的著作改编成漫画“庖丁人味平”,脍炙人口。庖丁人便是伙头大将军的意思,里面种种关于吃的材料,不是欣赏各类美食的人写不出。当然,日本和尚也是吃荤的。

第一次见面是在东京的帝国酒店,牛次郎驾了他的宾士来到,请我吃天妇罗。

牛次郎长得又瘦又小,戴个圆框眼镜,一个平头,牙齿略有烟渍。

“你是一个真正的和尚吗?”我单刀直入。

摸着他的头,牛次郎笑着:“日本和尚是父传子子传孙的,我长在一个和尚的家庭。”

“你的庙呢?”

“在热海附近,几时请你来坐坐。”

“谢谢你专程来东京见我。”我客气地。

“不,不。”牛次郎说:“我在东京有个办事处,每个星期往返二三次。”

“办事处?”

“其实也不是个真正的办事处,用来写稿。”

当晚,我们天南地北,无所不谈。牛次郎对中国文学知识的丰富,并不逊一般大陆的年轻男女。

之后,我们常见面,成为朋友。

牛次郎约我去他的热海的庙,要用车子送我去。我说日本到处行得通,自己找上门好了。

终于一日到访,牛次郎的庙,地方比我想像中大得多,背山面水,遥望有活火山的大岛,风景优美得很,地方有二尺左右,穿过幽静的庭园便到他的住宅。

打开酒吧,数不清的种类,我们狂饮起来。

“来来来,我知道你也喜欢篆刻,给你看一件好东西。”牛次郎拉着我的手走进他的书房。

犹如一间小型图书馆,中间摆着一副奇妙的机器。

“我这个人没有耐性。”牛次郎摸着头:“对于图章,我只喜欢布局,不肯花功夫去刻。”

原来这副机器由一个精巧的电脑控制,只需把印石夹好,再将印文输入,一按钮,刻刀便自动行走,飞沙走石,一下子便把一颗图章刻好。

穿过他的庙宇,我们走到庙后的一间建筑物。哇!是个火葬场。

“热海这一带是名胜区,尽是些有钱人的别墅,他们的子女一长大,都不和他们一起生活。老人孤单,便养猫养狗来做伴。我在路上散步见到了,灵机一动:猫狗一定比人短命,既然有了感情,便要好好地安葬它们。”

“亲爱的,天凉了,多穿一件衣服。”牛次郎的妻子面貌慈祥,身材略胖。

“噜嗦些什么!”牛次郎大喝:“再噜嗦把你也塞进去烧!”

牛次郎妻子表情忽然转为狰狞,要用拳头击其脑,弄得他落荒而逃。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袁京京博客立场。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