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康熙朝总督竟能吹气杀鬼,赢得青天美名

故事 2021-11-22 20:48:33 阅读: 评论:
吹牛可以理解,吹鬼什么鬼?清朝有人能吹气灭鬼!

清朝名人陈鹏年,是位难得的好官,为民伸张正义,深受百姓赞誉。是典型的放到哪里哪里亮,其事被编成《铁塔传奇》,赢得陈青天的美名,直到六十年代,《人民日报》还赞他“正气传吹鬼,青天德在人,一时天下望,万古吊中珍。”

正气一身,可以理解,说他吹鬼是怎么回事呢?
民间<a href=https://www.yuanjingjing.com/thgs/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故事</a>

原来在陈鹏年还没有发达时,他有一次和鬼比赛对吹,把鬼吹灭的经历。

陈鹏年有个好朋友叫李孚。两人住处不远,时常在一起聊天,这天晚上,月色正好,陈鹏年来到李家,坐在他家中堂。说是中堂,其实就只能摆上一张四方桌了,李孚虽然比较好客,但经济挺困难,面对好友来访,他和老婆商量,能不能搞点钱来买个酒招待招待,李孚和陈鹏年是好友,他老婆可不是,这个“无理”的要求自然不能痛快地答应,因为是真的没闲钱。

李孚不这么想,他对好友说:“我刚求老婆弄点酒,她不答应,但我想到了办法,你稍坐会儿,我外面去买点酒来,回来和你一起赏月。”

陈鹏年明白好友的心意,他拿着诗卷安安静静地等着。

还没看上一页,就见外面进来了一个穿蓝衣的妇人。她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就进了门,看见陈鹏年坐在那,转身就要走。陈鹏年以为她是李家的亲戚,但看那么邋遢,这么个时间点,也不太像,不管怎么说吧,自己不是主人,万一弄错了不好,他有心让一让。或许人家看到自己一个男人在那,所以才不进来呢。于是他侧着身子,示意妇人进来。妇人胳膊底下揣了个什么东西,藏在门槛下,然后就进了内室。

陈鹏年很好奇那是什么,等妇人进去后,他就到门槛那找,这好奇心吧倒是满足了,但是在看到那不过是一截有血的臭绳子时,陈鹏年惊出了一身冷汗,这就是传说中的吊死鬼上门啊。

老辈人传言,吊死鬼只有找到替身才能投胎,这到李家来的妇人,要找谁代替?陈鹏年想着,大概也就是李孚的老婆了。李孚为人不错,待他也好,李妻也正直,别说十有八九是要出事,就是有一丝的可能,他也要杜绝后患。

陈鹏年把绳子拿出来,忍着恶臭,塞进自己的靴子里,然后又安安稳稳地坐在那里看起书来。

过了一会儿,邋遢妇人出来了,往门槛边走,翻了两下没找着绳子,大怒,直冲陈鹏年,大声呼喝:“把我东西还出来!”

陈鹏年笑着问是什么东西,邋遢妇人没回答,只是站好后,张大嘴巴,撮口吸气,然后把气吹到陈鹏年的身上!

陈鹏年只感觉一阵冷风袭来,如腊月的寒风刺骨,浑身的毛发全都竖了起来。中堂里的那盏油灯发出惨绿的光芒,就要被风吹灭了。陈鹏年心想,这灯可不能灭,要不然自己看不着亏大了,毕竟鬼在暗处,行动要方便得多。

鬼也有气,这倒是没听说过的,既然如此,那自己也来吹口大气来应付。陈鹏年猛吸一口气,对着邋遢妇人一气吹去,妇人被他的这口气吹得定不住,说也奇怪,陈鹏年吹过去的气经过的地方,成了一个洞,然后气一直向前进攻,妇人的肚子那里被洞穿了,这口气又一气往上,直到她的头才消失……顷刻间,妇人就如轻烟一般消散,和没出现过似的,了无踪迹。

不久后,李孚拿酒回来,进内室后大喊:“我老婆上吊了!”陈鹏年笑笑说:“没关系没关系,吊死鬼的绳子还在我的靴子里。”然后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李孚。

终归救人重要,他们进去救人,手忙脚乱的烧火,一碗姜汤下去,李孚问他老婆为什么要寻死,他的老婆说:“家里太穷了,夫君你又好客。我头上就这么一枝钗子,你还要拔去换酒喝,我的心里憋得难受,陈公子又是客人,我也能多说什么。”

“夫君出去后,家里忽然就来了一个乱头发的妇人,她说是我们的邻居,告诉我说夫君拔我的钗子不是去买酒招待客人,而是去赌场赌钱,我就更郁闷了。想想现在已经很晚了,夫君还没回来,恐怕是真的赌钱去了,客人还没走,我也没脸赶。”

“我生着闷气时,那妇人给我用手比了个圈,说那是佛国,只要进去从此就可以过上幸福的快乐生活。我就从那个圈进去,但是她的手套不紧,老是会自动散开,她看这样子,就说要出去拿佛带来,用上那个东西一定可以成佛。”

“不过,她出去拿佛带,很久很久都没回来,我也就感觉自己做了一场梦,然后就看见夫君回来救我了。”

第二天,李孚和陈鹏年到处去探查,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总算打听到了,原来几个月前,邻村果然上吊死了一个村妇,大概率就是那个邋遢妇人吧。

此事出自《子不语》。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袁京京博客立场。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