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最肉麻的一首诗,《丑奴儿》:雨后邀欢,艳而不俗

故事 2021-11-17 20:55:29 阅读: 评论:
读李清照的词,莫名的,被词中的那个活泼开朗、个性张扬、情感热烈奔放的小女子着迷,甚至会被词中炽热、率真的情感带入,跳跃着,激荡着,流觞着。总知,读李清照的诗词,唇齿留香,灵魂震撼。

(一)、天才少女李清照,凭着两首《如梦令》盛名

李清照出生在一个官宦书香门第,父亲是进士出身,官位不小,还是大文豪苏轼的学生,母亲是名门之后,有一定的文化教养,在这样文化氛围长大的李清照,冰心玉洁,才华横溢,加上她又十分聪明,少年时李清照凭着两首《如梦令》轰动了整个京师。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李清照
词人只用“常记”、“沉醉”、“兴尽”、“睌”,几个字就把她这次郊外游玩的欢快心情写得淋漓尽致。读这首词,如临其境,也如闻其声。

这首小词,写的简练、生动,最后两句尤为传神,一个开朗活泼且又贪玩的少女形象跃然纸上。

划船,游玩,喝酒,说明李清照个性豪放,是一个不受封建思想拘束的大家闺秀。

历史上喝酒成名的男人很多,李白诗酒斗百篇,王羲之兰亭流殇,但女人喝酒留名青史的,李清照独一份。

李清照爱喝酒,她高兴了喝,不高兴了也喝,比如这首广为后世咏诵的经典小令《昨夜雨疏风骤》: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知酒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暮春时节,风萧萧然,而雨却是疏落。词人不忍看到明朝海棠花谢,故把酒以解愁绪,花下醉酒。

喝了一夜的酒,李清照慵懒惺忪醒来,向侍女打听昨夜花落了几朵?侍女忙着卷帘,没空和小姐伤春悲秋,但小姐发话了,她不得不回答,只得敷衍:海棠依旧。

侍女的回答显然让李清照感到非常意外。她想:经过一夜风吹雨打,海棠花怎么会是依旧?定是这粗心的丫头,对窗外发生的变化亳无觉察。词人像是在自言自语,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这首词,短小精悍,末句可谓神来之笔。“绿肥红瘦”一词,意味隽永,更为世人所赞称。

只有李清照这个天才少女,能有这样超凡的想象力,将不相关的四个字组合,来形象暮春与初夏交替时的花残叶茂之美。

这些趣味横生的词句,贯穿了李清照整个青少年时期。

风华正茂,怀春少女憧憬美好的爱情,却早有,翩翩佳公子久慕她的才情和美貌。

(二)、爱情降临,李清照娇羞、可爱又勇敢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见客入来,袜划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一个天真无邪的少女,沾着早春的露珠,在花园独荡秋千。突然有客人来了,闺中女儿羞见陌生男子,顾不了穿鞋,急着溜回内室,头簪也掉了。可是来的却是一位翩翩佳公子,心中好奇,太想打量一番,只好倚着木门,回头假装轻嗅青梅的芬芳,眼睛却偷偷飘移在那个俊朗飘逸的少年身上。

这首词,李清照把一位少女特殊的心思写得妙趣生花。有少女的娇羞、可爱,又有追求自由爱情的勇敢。

这位翩翩少年就是赵明诚,缘分就是这么神奇。

古来婚姻是父母之命,媒婆之约。李清照和赵明诚郎才女貌,志趣相投,两个家庭又是门当户对,真乃良缘。

这种少有的一见钟情,顺利成章成就了一桩美满姻缘。

(三)、婚后,夫妻俩情投意和,琴瑟和鸣

婚后,李清照和赵明诚的生活充满了诗情和雅趣,十分美满和幸福。赵明诚爱好收集金石和书法,李清照投丈夫及所好,夫妻俩共同致力于书画金石的收集整理。

赵明诚虽是才子,写词只配给李清照端茶。但这位才子不甘落后,悉心向老婆学习,为此还响彻一段有趣的插曲。

据说尚在大学读书的赵明诚,收到李清照的这首《醉花阴》,先是对老婆的才华,一番赞叹!之后,欲与老婆比试高,请假写了三天三夜,共写了五十首,但都比不上《醉花阴》三句好,“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夫妻风雅生活的乐趣,李清照还在一篇《金石后序录》有记载。她说:那时,他们常常吃过晚饭后,彻几碗茶,两人玩起了背书猜字的游戏。李清照每每得胜,却在举杯饮茶时,开心大笑,以致于茶水被打翻泼地上。

美妙的爱情滋润得李清照文思源泉,新婚燕尔李清照写了一首最调皮的词,专门向丈夫撒娇:

卖花担上。买得一枝春欲放。泪染轻匀。犹带彤霞晓露痕。

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

我就要把这枝梅花戴头上,我就要把她和我的脸庞并置一起,让丈夫比照着看看,是她漂亮,还是我漂亮。

李清照可真是个少有的奇女子,任性、撒娇,简单纯粹热烈。

春日刚撒一波狗粮,夏日又赤裸裸秀起恩爱。这不,李清照又在夏天的一个晚上撩拔丈夫,大胆直率,真是风情无限:

晚来一陈风兼雨,洗尽炎光。理罢笙簧,却对菱花淡淡妆。

绛绡缕薄冰肌莹,雪腻酥香。笑语檀郎:今夜纱厨枕簟凉。

l夏天是非常炎热的季节。不过,今晚的一阵雨洗去了白天的暑气,是难得凉爽的夜晚啊!女主人李清照款款出场了,先是弹琴,向丈夫传达绵绵爱意。已经很美了,又对着菱花镜点唇画眉,还要换一件红色透明的薄纱,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肌肤散出醉人的幽香。

假如穿越时空的隧道,对着千年前的李清照喊话:能不能矝持一点。李清照一定会讲:不能。

笑语檀郎:今夜纱厨枕簟凉。意思就是说,今晚的枕头和席子非常凉爽啊!这不是赤裸裸邀请丈夫共寝。

雨后邀欢,李清照将夫妻闺房的情趣,写的非常露骨、直白。

艳而不俗,词中描绘的女子形貌,美丽动人。肌肤若隐若现,给人无限的美好遐想。

然而,在男权社会,女子写这样的艳词,难登大雅之堂。

大胆、泼辣、直白之风,震碎了宋朝凡夫俗子的心脏。甚至有人骂她“不知羞耻、荒淫放肆。”

但李清照不是一般女子,不按常理出牌,爱得热烈,活得真实。

当然,她不光写幸福,其实她最擅长写愁。比如这首《武陵春·春晩》,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这愁,是船也载不动的愁。

再比如这首愁的代表作《声声慢》,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刚读首句便被李清照的愁笼罩,以至读完全篇愁绪也未散去。

“靖康之变”,李清照和赵明诚的幸福生活戛然而止。经历了逃难、丧夫、文物丢失,一连串的打击后,李清照的词风变了,变得忧愁,沉郁。词中的愁是厚重的,有时代的苦难和个人自身的孤苦悲凉。

丧夫之痛,以及回忆以前和赵明诚的幸福生活,更增添了李清照的哀愁。此时的李清照再没有之前“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音盈袖”的雅致。再不是之前思念赵明诚,“一种相思,两处闲愁”,那种甜蜜之愁了。

国愁、乡愁、家愁、致使李清照的诗词登峰造极,甚至笔峰突起,力赞英雄项羽:

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借古讽今赞项羽,短短二十字,如此气魄!如此壮烈,居然出于一个纤弱女子之手。此诗堪比白居易,陆游,辛弃疾这些爱国志士,写出力透胸臆有爱国精神气节的诗作。

历史上有不少才华横溢的女子,李清照被冠为千古第一才女,因为她敢写真实生活,大胆直率。她的词,浑然自成,感情率真、炽热。读她的词,总会被词中热烈的情感强烈代入,仿佛灵魂被触摸过那般跳跃着、激荡着、流殇着。她不仅是一位才女,还是一位个性非常独特的奇女子,爱喝酒、还爱赌博,而且是逢赌必赢。

在那个奉承“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宋朝,“离经叛道”不走寻常路,注定了李清照一生的不平凡。不按常理出牌,自成一体,填最肉麻的闺词,写最有力量的爱国诗,爱就爱得毫无保留,活就活得痛快淋漓。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袁京京博客立场。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