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过贾谊宅翻译及赏析和原文,长沙过贾谊宅赏析首联

故事 2021-11-17 20:49:41 阅读: 评论:
唐代诗人刘长卿因“刚而犯上”,两次遭到贬谪。在唐代宗年间的一个深秋,他因被人诬陷,由淮西鄂岳转运使留后贬为睦州司马。当他到达长沙后,独自一人去拜访贾谊的故宅,眼前的景象和由此而联想到的贾谊的遭遇,使他感慨万千,写下了《长沙过贾谊宅》一诗,原文如下:

三年谪宦此栖迟,万古惟留楚客悲。

秋草独寻人去后,寒林空见日斜时。

汉文有道恩犹薄,湘水无情吊岂知。

寂寂江山摇落处,怜君何事到天涯。
长沙过贾谊宅

“三年谪宦此栖迟,万古惟留楚客悲”,你被贬官到长沙,在此地滞留了三年;你的遭遇在千百年之后仍使人感到悲伤。在这个深秋,诗人因被贬谪,路过长沙,想到汉代的贾谊也曾被贬谪到这里来过,于是,便追忆起贾谊在长沙三年的经历。虽然近千年过去了,但是一想到贾谊的经历,不免让因贬官而客游他乡的人伤怀。跨越千年,贾谊当年遭受的贬谪之苦引发了诗人的共鸣,于是,诗人要去拜访贾谊故宅。

“秋草独寻人去后,寒林空见日斜时”,斯人已逝,我独自踏着秋草寻找与你有关的踪迹;在秋冬季节萧瑟的树林里,我只看到了夕阳的余辉。诗人决定独自去探访贾谊的故宅,这时,正值深秋时节,秋草萧瑟,凉风飒飒,但斯人已逝,徘徊于贾谊的故宅之中,诗人满眼萧条冷落之景。面对此情此景,诗人若有所失,但隔着萧瑟的树林,只能看到夕阳的余辉,一种无处觅知音的失落感涌上心头。

“汉文有道恩犹薄,湘水无情吊岂知”,汉文帝是个有道之君,尚且对你恩疏情薄;湘江之水滔滔流淌,又有谁能够理解我的凭吊之情?汉文帝是个明君,也很赏识贾谊的才华。但是,勋旧功臣集团却不喜欢贾谊这个锋芒毕露的年轻人,处处排挤他,汉文帝迫于形势,只能暂且让他到长沙,担任长沙王太傅。千余年的时光像滔滔而逝的湘江之水,而今,诗人在湘江岸边凭吊贾谊,体会到了当年贾谊曾体会到过的孤寂。

“寂寂江山摇落处,怜君何事到天涯”,寂寞冷落的深山里的树木落叶纷纷,可怜你不知道因何被贬到此处。此时,江山寂寥,落叶纷飞,愁绪在诗人心中蔓延。诗人还是想不明白,为何贾谊会有如此“信而见疑,忠而被谤”的遭遇?诗人在怜悯贾谊的同时也联想到了自身,自己何尝不也有类似的遭遇?难道忠诚有错?难道坚守原则有错?难道才干出众有错?错不在己,却横遭贬谪,这世道到底怎么了?

从字面上来看,这首《长沙过贾谊宅》书写的是贾谊的遭遇,抒发的是对贾谊的凭吊之情。而实际上,诗人是通过凭吊贾谊,含蓄委婉地伤悼自身。因为,诗人觉得自己的经历和贾谊有相似之处。通过怀贾谊,伤自身,诗人直指一个深刻的问题:正直有才的人得不到重用,错在自身?错在世道?

【作者】
刘长卿(?~789年),字文房,河间(今属河北)人,唐代天宝进士。青少年读书于嵩阳,天宝中进士及第。肃宗至德年间任监察御史,后为长洲尉,因事贬潘州南巴尉。上元东游吴越。代宗大历中以检校祠部员外郎为转运使判官,任淮西鄂岳转运留后,被诬贪赃,贬为睦州司马。德宗朝任随州刺史,叛军李希烈攻随州,弃城出走,复游吴越,终于贞元六年之前。因官终随州刺史,世称刘随州。其诗气韵流畅,意境幽深,婉而多讽,以五言擅长,称“五言长城”。有《刘随州诗集》。词存《谪仙怨》一首。

【赏析】
刘长卿是“清才冠世”、“诗调雅畅”(《唐才子传》)的杰出诗人,因其“刚而犯上”竟“两遭迁谪”。一次是在唐肃宗至德三年(758年),由苏州长洲县尉贬为潘州南巴(今广东茂名)县尉;又一次是在唐代宗大历八年(773年)至十二年(777年)间的秋天,由淮西鄂岳转运留后贬为睦州(浙江建德)司马。本篇即诗人从鄂岳南贬路经长沙凭吊贾谊故居时的怀古伤今之作。

此诗通过对贾谊迁谪失意不幸命运的同情,含蓄地表达出自己的身世之感。首联一个“悲”字,奠定全诗基调。漂泊栖迟,抱负成空,“三年”谪宦,“万古”悲哀。此为贾谊之悲,更是刘长卿之悲。颔联深秋暮色,似乎暗示国家前景岌岌可危。颈联先从文帝有道,贾谊尚且抑郁而死,隐约联系自己的坎坷沉沦;再从屈原不知贾谊吊念自己,联想到贾谊定不会料到有人会凭吊他。时间长逝,忠臣遇谗的悲剧不断上演,诗人不禁发出“怜君何事到天涯”的深沉感叹,在为古人鸣不平的同时,寄寓着诗人自己对不合理现实的控诉。

此诗借古伤今,含蓄蕴藉。诗人巧妙地将自身的坎坷际遇和内心的悲苦融入到具体的诗歌意象之中,借古人之酒杯浇心中之块垒,讽世之意含而不露,体现出刘长卿近体诗研练深密、婉曲多讽的风格。本诗将个人身世不平的深沉感喟不露凿痕地熔铸于典型史事的描叙之中,令人既能身临其境地观看到意蕴丰厚的悲秋图景,又能清晰明了地聆听到诗人心底激越抑塞的呼声。作者正是精于“炼饰”,从而赢得人们对其“清才冠世”的赞赏。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袁京京博客立场。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