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关于宽容的小故事

故事 2021-12-22 16:46:29 阅读: 评论:
记得有一位著名的心理专家说过:世界一切皆可视为游戏,唯有爱情值得认真。那么有了爱情你就得细心的呵护和经营,那样你才能婚姻稳定,幸福美满,白头到老。

故事得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说起,我正上师范学校,有一次星期天没事干,我们几个同学一起去班主任老师家。去了正赶上老师和她爱人吃饭,那个年代物质匮乏,不像现在吃穿用度应有尽有。老师非要自己吃一个剩下的油条,让她爱人吃刚蒸出锅的包子,他爱人让他吃包子,自己吃那个剩下的油条。两个人让来让去的,当时我就想,油条包子都挺好吃,干嘛还推让。因为我们那个时侯,时常吃的是窝头,白面馍馍都不会经常吃,别说油条包子啦。

一晃我毕业大概十五六年吧,我们几个同学一起去市里学习,凑在一块了我们几个商量说去看看老师,顺便把老师约出来吃顿饭。去了老师家,我们问侯了老师的近况,说明来意,想邀老师出去吃顿饭,再叙叙旧。师母刚好在做饭,老师说我现在除了吃你师母做的饭,其他地方的饭菜我是吃不惯的。于是邀我们一起在家边吃边聊。真的老师吃饭时吃的那个有滋有味,我都看着羡慕。
家庭关于宽容的小故事
饭后我们与师母一起聊天,师母说,你老师现在毛病真添了不少,睡觉还喜欢打呼噜,那个呼噜声还扬抑顿挫,可是你说也怪,我现在是神经衰弱,没有了他的那个呼噜声,我反而睡不着。我们还一起打趣师母,说老师那是为您唱的催眠曲。

过了不久我们班班长又提议,同学们离校已经二十年了,一生能有几个二十年,咱们来个同学聚会吧。于是我们班五十二名同学,实际到了四十五名,加上老师,四十六人。过了二十个春夏秋冬,我们又重新聚在一起,共同追寻起我们年少时纯真的记忆,席间我看到老师也是食指大动,一点也没有难以下咽之态,我就打趣,老师这饭菜和师母做的比,味道还行吧,老师说当然是饭店的厨师比你师母专业,我那是为了家庭和睦。

饭后我又往师母家里打了个电话,盯瞩老师家里的小保姆说,老师不在家,师母有神经衰弱的毛病睡不好,让她警觉着点,不料小保姆说,师母睡得正香着呢。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有一种形为叫包容。这是老师和师母的相处模式,也是夫妻间应该常用的,最普通的一种模式。婚姻其实也属于资产,你投资了爱他就会增值,如果缺失了爱,他就会破产。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袁京京博客立场。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