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的冬季爱情故事

故事 2021-12-14 21:13:13 阅读: 评论:
立冬那天下了一天的雪。

刚好是周末休息的时候,前一天晚上跟傅白折.腾到十二点半,之后精疲力尽地睡了过去。

小孩子玩雪的喊声传不到十二楼,我舒舒服服地缩在被窝里睡着。

可是傅白一大早就起来了,然后兴奋得像条哈士奇一样把我从被窝里拽出来:“咱们出去玩雪吧!”

他开了空调,但屋子里还是不如被窝里面暖和,我哼哼唧唧地往他怀里凑:“感觉好冷啊。”

他把我搂紧了几分,征求我的意见:“出去玩雪好不好呀?”

语气听起来很是可怜的样子。

我懵懵懂懂之间搂着他的腰:“可是外面好冷。”

傅白就亲我耳垂,一下又一下,力道柔柔的,一边亲一边撒娇:“去嘛去嘛。”

他一亲我我就想笑,一笑人就精神了。

精神过来之后,我睁开眼去看窗外的雪:“好大啊。”

他乘胜追击:“对啊对啊,我还没见过这么大的雪呢,你就陪我去打雪仗嘛。”

我还要说什么,他堵住我的嘴,一本正经:“赵叔叔说,冬天从来不是冰冷的季节,只要你打起雪仗来。”

我便大发慈悲:“好吧好吧,你把赵叔叔都搬出来了,本帅哥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你了,给我穿衣服。”

我洗漱的功夫,傅白从家里的储物间翻找出来我们之前滑雪时候穿的衣服,放在客厅的沙发上,问我穿哪套。

我被他逗笑,过去摸着他的脸:“没见识的小乡巴佬,不用穿这么专业的衣服,B市的雪还没到那种程度呢。”

他傻笑两声:“这还是咱们有家以来,我第一次看到雪呢。”

我贴上他的额头:“放心啦,B市每年都会下雪的!”

雪还在下,有一群小区里的小朋友在打雪仗,傅白拉着我的手,眼神坚定地指挥我:“你跟那个小胖子一队,我跟这个高个子一队。”

然后直接把我塞给那个小胖子。

啊,啊嘞?

按照剧本,咱们两个应该一组才对吧?!

小胖子看我一眼:“不要拖后腿。”

我捏起一块雪:“好。”

傅白是南方人,很少打雪仗,我跟小胖子占尽上风,两个人势如破竹,我捏球,他砸球,打得傅白队伍抱头鼠窜,狼狈不堪。

傅白连声尖叫地躺在雪地里,我心里大喊了一声不妙,还没等我行动,他的队友立马倒戈跟我的队友联合起来开始惩治傅白。

我同情地看了他一眼,也捏起雪块往他身上砸。

等小朋友们都被喊回家吃饭的时候,傅白从雪堆里爬起来:“你们北方,还有这种传统呢?”

我憋着笑给他拨拉身上的雪:“所幸都是小孩子,砸得不重。”

他幽怨地看我:“砸得最重的就是你。”

我把雪从他脖子里掏出来,心虚:“习惯就好了习惯就好了。”

大雪飘下来,傅白看了看四周围,然后低下头:“我想亲你。”

我哈出一口白雾,凑过去:“想亲就亲。”

傅白冰冰凉凉的嘴唇贴上我的嘴唇,他只蜻蜓点水一样吻了一下,然后握着我的手,小心翼翼地问:“池苏,咱们以后,一起打一辈子雪仗吧好不好?”

我抱他:“好。”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袁京京博客立场。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