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姨(短篇小说)

故事 2021-12-04 19:12:20 阅读: 评论:
赵姨是我们村的,一个苦命人。

二十几年前的一个傍晚,深秋,北方的天阴沉沉,风吹的人骨头疼。我走在放学的路上,和同学有说有笑。突然间一阵救护车的鸣笛声,由远而近,从我们身边呼啸而过。

“咦?救护车?”同学兴奋的喊起来。“原来救护车跟电视里的一模一样啊?”

那个年月,偏远的村落,别说汽车,连自行车都是奢侈品。我们几个没有一个意识到救护车的出现,意味着什么。一路走一路讨论着救护车是从哪来的,有人说从镇子上来的,有人说从县城里,最后也没人知道到底从哪来。因为,我们都没有去过镇子,更别提县城了。

走着走着,好像听见了有人在哭,还有很多人说话的噪杂声。

“咦?那边好多人啊!”

“快走,咱们去看看。”

随着我们的奔跑,声音由小到大,凄厉的哭声,夹杂着阴冷的秋风,全部往耳朵里挤。

黑压压一片,全是人。

“我的儿子啊,儿子啊,你可疼死妈妈了!呜呜呜……”

“平安妈,别哭了,孩子是去享福了……”

我紧张的往人群里钻,想看看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人太多,挤不进去,往不远处一看,有个柴禾垛,农村烧柴做饭用的。我一溜烟爬了上去,“啊!”我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映入眼帘的是一块白布,旁边有个女人,看不清是谁,披头散发,对襟的小棉袄不知怎的已经扯开了,没有穿鞋,补丁袜子上沾满了枯叶子和土,趴在白布那号啕大哭……她无助的在地上爬,瘦骨嶙峋的手拼命的抓,抓着谁裤脚,就磕头作揖,“求求你救救我儿子,求求你……”“谁能救救我儿子啊……”

慢慢的她不爬了,也不说话了,歇斯底里的哭着,有人在拉她,劝她,她一动不动。一双眼直勾勾的盯着白布,“我想再看看。”她突然近乎于哀求的说,“别看了,母子缘分尽了,听话。”“是啊,别看了,大夫都说……”不知是谁回应着,后半句却不忍说出口。

我听着,眼圈就红了,黑压压的人群,好像都在抹眼泪!我看不清,天越来越阴了,应该要下雨了,我有点喘不过气,我要回家,这地方太压抑了,我说不出什么滋味。

不知道怎么挪到家的,家里冷清清,一个人都没有,爸妈肯定也在那边。我想哭,一种从心底升起的难过,趴在桌子上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别睡了,闺女,起来吃饭吧,唉……”母亲的声音响起,还夹杂着淡淡的哀伤。“别叫她了,等一会吧,醒了一块吃。”说话的是爸爸。我还是醒了,“妈……”我喊了句,妈妈的脸色不好看,长吁短叹的说了起来。

那个人群里的女人我认识,是同村的赵姨。几年前,为了要儿子,姨夫不顾已经成家的大女儿反对,不顾计划生育,又一次让赵姨怀孕了,姨夫托关系查出是男孩,可产检的大夫说胎儿发育不良,建议流掉,可是拗不过重男轻女的丈夫,已经生了三个女娃,这千辛万苦怀了男娃,丈夫说啥也要留着,“是残疾是傻子我乐意,是儿子就行。”

怀胎十月,一朝分娩,赵姨果真生了个大胖小子,取名平安。虽然超生被罚了款,但是有了儿子了,一家人还是其乐融融,直到孩子五岁了,还是不会说话,姨夫说贵人语迟,没事。六岁七岁了还是不会说话,而且个子也还是和三四岁时候一样。姨夫急了,带着孩子辗转多个医院,得到了一样的结果:侏儒症,先天愚型。姨夫回家后,和赵姨大吵了一架,埋怨赵姨土壤不好,坑了他们家,然后摔门而去。从那以后,姨夫就很少回家,据说是在镇子上养了个小老婆。可悲的是,他们的女儿熟视无睹,居然也劝赵姨,说爸爸生了儿子就回来了,别怪他,他是有苦衷的。可怜的赵姨,领着那个同样可怜的儿子,相依为命。

日子虽然苦涩,可是还能过的去,孩子虽然愚钝,可是却没病没灾,不吵不闹,从来不感冒发烧,而且也能帮赵姨倒个垃圾,递个水。这对赵姨来说,也算是另一种安慰吧。

岁月停停走走,赵姨的儿子十岁了。北方的深秋,昼夜温差特别大,夜里会降到零度以下,水面会结一层薄薄的冰,白天有太阳的时候会融化。那天,赵姨在家里缝制入冬的棉衣,她儿子一个人出去玩,不知怎的,就走到了村头的小河边,深秋的水啊,冰冷刺骨,水里面掺着冰碴,牛马都不会去喝。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可怜的孩子啊,把衣服脱了精光,整齐的摆放在岸边,赤条条的跳了进去……

那天以后,赵姨白了发,终日以泪洗面,姨夫愈发不爱回家了。大约是一年左右,派出所找到赵姨,说姨夫在洗脚城过夜,突发脑溢血,抢救失败。赵姨讷讷的叨咕着:“找他儿子去了……”

后来啊,我去了城里读书,工作,成家,很少回去。有一次和母亲视频,“你还记得你赵姨不?”母亲问我,“记得,她还好吗?”我说。“你赵姨啊,现在享福了!”母亲掩饰不住的快乐。

大概是姨夫去世三年后,赵姨一个人去了省城打工,给人家做保姆。赵姨人好心善,虽然已经不再年轻,但是干惯农活的她,身子硬朗,勤劳朴实。雇主一家非常喜欢她,拿赵姨当一家人对待。赵姨在那一干就是两年。后来,雇主要出国发展了,亲自把他的单身老父亲介绍给了赵姨,撮合了这段姻缘。出国之前,继子给他们举行了不亚于年轻人的隆重的婚礼。

现在啊,赵姨生活在省城的别墅里,每天和老伴儿养养花,溜溜狗,天南海北的旅旅游,每年还去国外的继子那里度度假。而且老伴儿又雇了新保姆,啥都不让赵姨操持,说赵姨苦了半辈子,后半辈子就是要享福的!

母亲说完了,一脸的幸福。

“妈,要不你跟我爸离婚,我也给你介绍个城里老伴儿,咋样?”

“去一边去,你个死丫头片子,我是替你赵姨高兴啊!”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袁京京博客立场。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