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花香(小小说)

故事 2021-11-27 21:58:21 阅读: 评论:

"啪啪。"

已是夜深时,突然传来两声轻轻的敲门声。槐花连忙披上衣服,下了地,把耳朵贴在屋门上,小声问:“谁?”

“是我,开开门。”果然是连生。槐花急忙地把门打开,两人抱在了一起。

亲热过后,连生借着月光,看到槐花细白的胳膊上又多出了一道新的伤痕,心疼地问:"我哥又打你了?"槐花没有吭声,黑暗中,连生看见槐花的眼睛里有泪光闪动。

槐花爹是连生家的佃户,一年辛辛苦苦也挣不了几个钱,赶上水灾、虫灾更是颗粒无收。槐花娘生槐花时难产,接生婆只保住了槐花。槐花爹又当爹又当娘把槐花拉扯大,欠了连生家很多租子,越欠越多,实在没办法就把槐花送到连生家抵债了,穷人的命贱。

连生家也不是连生说了算,是连生妈当家。连生妈是乡绅的女儿,长得丑,又从小娇生惯养,专横跋扈,嫁给连生爹,没几年连生的爹就被她气死了,留下连生和他哥。连生妈虽然厉害,但是对孩子却好,总说我生下你们不容易,等我老了,你们得好好的孝敬老娘。

就是连生的哥不让她省心,成天花天酒地,总是烂醉如泥的,好赌成性,和连生没法相比。

槐花爹把槐花送过来,一进门,连生就看到了。"真好看。"连生的眼光一直跟着槐花,看到他们进了连生妈的屋里,看不见了才回过神来。连生妈本想叫槐花当丫头的,一见到槐花,长得俊俏,肤白唇红,腰又细,将来一定能生小子。还可以收收连生的哥一天也不招家的心,就改变主意了,选了个好日子,槐花就和连生的哥拜堂成了亲。但是连生的哥并不喜欢槐花,嫌弃槐花身份卑微,说晚上像根木头,和外面风月场所之人比不了,有时喝多了,就打槐花,有时输钱了,也打槐花。槐花过门好几年了,肚子也没个动静,连生妈也看不上槐花了,让槐花干这干那,还不如一个丫头,槐花总是暗自抹泪,这些都让连生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一天,天下雨,连生妈让槐花去挑水,石阶上又湿又滑,槐花挑水回来,小心翼翼地走着,一个趔趄就摔倒了,水桶也摔远了,槐花的膝盖也磕破了,泪水和着雨水一起流。槐花坐在石阶上就哭了出来:"我的命怎么这样苦啊!"这时,槐花突然感到头顶不下雨了,又看看了河水,河水还有雨打的水泡儿,一抬头是连生正打着伞罩着自己。原来连生进城去办事儿,可是下雨了,人力车也没有了,就折了回来,赶巧碰了槐花。"嫂子,能走不?你打伞,我挑水。"连生说着搀起槐花,连生触摸到槐花柔软的胳膊时,连生心底升出一种从未有过的悸动。连生第一次和女人这么近距离地接触,槐花的脸也红了。

后来连生妈得了一种怪病,双眼失明了,而且还不能走路。请了几个郎中也看不好。家中的钱财也花的差不多了,最后只好放弃,天天由槐花伺候着。老太太一病,她也没精力欺负槐花了,倒是连生的哥有时回家,气不顺时还拿槐花撒气。

日久生情,连生和槐花越来越好了。都说恋爱中的女人美,似乎槐花更漂亮了。但是槐花是连生的嫂子,这也是不变的事实。

这天槐花伺候连生妈睡下,正想回到自己的屋里,突然就被一双大手搂了过去,槐花刚要叫,嘴被堵住了。"是连生。"槐花在心里叫了一声,闭上了眼睛。曾经想过无数次的画面,终于实现了,槐花回应着,那一夜,连生让槐花感到了做女人真正的快乐,槐花也不是木头。

突然,连生的哥回来了,整天不出屋,他在外面欠了赌债,怕让人抓住。可最后他还是给抓住了,被送进了大牢,再也没有出来。连生的妈听说,受不了刺激也跟着去了。

槐花以为连生会娶她。

当槐花看到院子当中站着的两个人时,不由愣住了。"文凤,叫嫂子。"是连生的声音。"嫂子好。"那个叫文凤的姑娘应声道。

槐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应允的,呆呆地伫立在那里,像是失了魂一样。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袁京京博客立场。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