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办公室主任

故事 2021-11-25 22:01:54 阅读: 评论:
“吱,吱……”

2021年10月2日那天,是黄金周的第二天。下午两点,我带着公司办公室副主任,也就是我的小密丹丹姑娘正在安徽霍山县佛子岺水库游玩,跑在水库大坝上的丹丹姑娘看着坝前那烟波浩渺的一弯碧水身体打着旋嘻嘻呵呵喊叫着,我正想上前附和时,我的电话竟然响了。是我在外省一个地级市任要职的老同学。我摁接听键之后,老同学先开了口:“老柴,你在干嘛?”

“你别问我在干啥,先告诉我你在哪?”

“我现在就在阳湖县乡下,昨天我回老家事看看的。今天,我给你打个电话,也算是打个招呼吧……”

老同学的这句话,立刻让我傻了眼。我知道,安徽霍山县,离我们阳湖县有四百多公里的路程,我至少要五个小时才能回到阳湖县城。如果髙速路上发生堵塞,时间会更长些。但这个在外为官的老同学多年才回家一趟,主动和我联系,算是看得起我,我当然不能不尽一下地主之谊。往回赶,虽然有些困难,但我还是畅快地道:“老同学,你先在家忙你的,下午五点我派车去接你到县城,我约几个老同学到一起叙叙旧,顺便喝两杯……”

“好,好的!”

挂电话后,我又拨起了电话。我要找的是我们公司办公室主任张阿明。可电话响过一声之后,里面却传来了一个女孩的标准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我找张阿明的目的,是想叫他在我回家前,为我招待老同学做些准备。比如,先安排好酒店,置办好烟酒,还有在下午五点钟前派车到农村去带我老同学……

张阿明的电话没接通,我却没有停顿,而是连忙上前,拉住丹丹姑娘就向回走。当我说明要回阳湖县城的原因时,丹丹姑娘也十分善解人意的同意了。

“吱,吱……”

可我和丹丹副主任刚下佛子岺水库大坝上车,行驶不到一公里时,我就感觉到我的手机在振动。挣开丹丹姑娘的纠缠,我摸起手机,一看是张阿明主任,我向丹丹做了个禁止的动作,然后才顺势接了电话……
办公室主任
“张主任,你在哪?”

“我,我……我……”

电话里张阿明主任结结巴巴说不出所以然来。我没有去问他为什么,而是直接地命令道:“张主任,你去阳湖大酒店,找一个好一点房间,备些好酒好烟。五点钟前,你派一辆车,去太平镇十字桥村,将我的一个老同学带到县城。他的电话是13908613……”

未想到,我的话还未说完,张阿明却将我打断了:“柴总,对不起了,我今天家里有一件特殊事,走不开……”

张阿明这样说,我虽然能理解,但多年的习惯,公司的吃喝招待,都是由张阿明一手操持的,我还是有些不髙兴地对着电话道:“那你就忙你的吧!我另找别人。”

之后,我便打电话给我的一个副手,安排了那晚招待我那位老同学要做的一切。

可直到十月八日上班,我也没有见到张阿明主任。就连公司的例行点名会他也没有参加。公司办公室主任没来上班,多天积压下的文件无法分档派发处理,来人无人接待,大小事务无人安排过问,公司顿时乱了起来。当一个中层干部找到我,说大楼地下室一个水龙头在漏水问我咋办时,我便十分气愤地又拨了张阿明的电话……

“张阿明,你在哪了?”

电话里张阿明有些可怜巴巴:“柴,柴总,我,我……实在对不起,我还要两天才能回去上班……”一听这话,我的火更大了:“张阿明,今天你不跟我说清楚你为什么不能来上班,过天回来我真的不能饶你!”

张阿明带着哭腔道:“柴总,你听我说,听我解释。你是知道的,我有个相好的叫小王。十月一日那天我们约好外出,她为了能和我在一起多玩几天,趁我不注意时,她伸手在我的脖子上狠狠地抓了一把。顿时,五个爪印就呈现了出来。我觉得我回家找不出正当理由向我老婆解释我脖子上突兀出现的这些爪印,我只得随了小王,陪小王去外地旅游了。柴总,我脖子上的痕迹,还要两天才能消除,所以……”

“好了,好了!你就别说了,我知道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袁京京博客立场。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