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精选5篇

散文 2021-11-27 20:59:48 阅读: 评论:
(1)双奶泉

支家沟是一条沟,它南北走向,从北往南很长很宽很深。沟底是浑浊得发红的红河水,红河水顺着沟底流出来,垂直地注入灞河。支家沟,顾名思义,就是姓支的人居住的沟。沟里百分之九十五的人都姓支。支家沟从北往南可以分为北中南三部分,沟北是6队,沟中是1队,沟南是2队,三个队的人基本上都住在沟西。而住在沟东的则是极少数,沟西与沟东是以沟底的红河为分界线的。沟东全部是坡地,是6队与1队的土地与果园。土地多为坡地,也有小块平原。而遍布坡地四面八方的,尤其是地与地之间的,是一律遮天蔽日的各种各样的果树。最多的是夏天的杏树与秋天的柿树。果园中有最好吃的大银杏,有最好吃的火晶柿子。所以每年6队与1队人收获的杏子与柿子根本吃不完,于是就卖,所以一年两季就收入了不少钱。而2队很可怜,虽然也勉强在沟里,但沟东无地也无树,所以就没有杏子与柿子可吃。上世纪整个70年代,那是我们的学生时代,也是我们疯长与疯狂的时代。我们这些小孩子还有中孩子以及大孩子,老中青三结合吧,经常去沟东。表面上是割草,其实是为了吃杏吃柿子。因为我们3队比2队还可怜,简直就没有什么果树。当时我们村里什么地方有颗什么树,是谁家的,多粗多高结什么样的果,即使闭上眼睛,我们都一清二楚。6队与1队的同学吃杏吃柿子,我们与2队的同学只能流涎水咽唾沫。沟东的坡地少说也100多亩,但由于是阴坡,所以太阳基本上照不到。记忆中,那片偌大的阴坡的正中间偏上,一大片阴暗潮湿的茅草从中,不知何时竟涌出了两眼拳头般粗细的两股清泉,日夜汩汩地沿着南北方向的人工渠,哗哗地往南奔流,不知谁美其名曰双奶泉。农人们用这两股清清的泉水浇地浇菜养育荷塘。记不清多少次了,每当我们玩渴了就爬在泉口痛饮,让泉水去滋润自己那快要冒烟的喉咙以及干涸而龟裂的心田。泉眼拳头大小,左右两个,相距不到一米,可以看到里面的石头与沙子,再深就看不到了。这神奇的双奶泉还真像妇人的一对双乳,泉水好清好凉好好香好甜。据估计这双奶泉最少都涌流了半个多世纪了,也不知是谁最早发现并开凿的,也可能是它自己在憋了千万年之后终于有朝一日双枪齐发,自动爆发喷涌的。后来在16年前,6队人因炸红岩修路从而失去了悬崖峭壁之上的碱水泉,于是用钢管把双奶泉的一眼,想方设法地费尽周折曲曲折折地横跨红河上空引到了自己村中,供人们吃水淘菜洗衣服。而这以后的3年前,1队人也学6队人的样子,用钢管把双奶泉的另一眼泉水,也历尽千难万险曲曲折折地途经红河上空,不辞辛苦地引到了自己村前,供自己村人使用。就这样,再也看不见那两个迷人的双奶泉了。遗憾,遗憾,太遗憾,反正我不见那双奶泉已经整整35年了。唉,那汩汩涌流的、清澈见底的、冬暖夏凉的、滋润过我们心田的、令人魂牵梦萦的双奶泉啊!
清又纯的双奶泉水
(2)蜂窝煤炉子

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每年冬天,我家穷得连一个蜂窝煤炉子都没有,而伯父家就有,因为伯父在西安工作挣钱。有一两次伯母让我把苞谷面馍切成片,拿到她家的炉子上去烤,烤黄了吃……记得78年的冬季,父亲请来了一位木匠,为了烧水泡茶以及取暖方便,父亲不知从哪里借来了一个正在燃烧着的炉子,还有一些蜂窝煤。因为没用过这炉子,所以煤未烧过我就用新煤把它压了下去,父亲发现后语重心长地说,煤烧过了还是没烧过你不认识,以后再不敢往下踏了,踏下去就碎了没法再烧了,一是浪费二是惹人家木匠笑话咱,这都是借来的呀,你会借吗?你能借来吗?上山擒虎易开口借人难哪,你不小了也该懂事了,书上怎么说的?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父亲的一席话在我平静的心湖所击起的阵阵涟漪,久久地不能平静……那年月有一种铁制的专门用来烙饼子的工具,两个模具用合页扣在一起可以灵活地打开并合上,形状就像两个重叠在一起的羽毛球拍子一样,可是至今我也不知它叫什么,用这种工具烙苞谷面饼子,城里人叫粗粮细作,反正烙熟的饼子比苞谷面蒸馍好吃多了,将这种工具打开夹上和好的软硬适中的苞谷面,再合上扣紧放到炉子上这边烤烤那边烤烤边翻边玩,一会儿饼子就烙熟了,打开后黄亮黄亮的特别香甜……用这种工具烙饼子得有炉子,想当年这种工具是借来的,炉子是借来的甚至连蜂窝煤都是借来的,自家只需要和好软硬适中的苞谷面就行了。那年月大家伙虽然贫穷但都互帮互助,人际关系很是友好亲善,借几块蜂窝煤他是不会让你还的,因为他不缺这个,如果你过意不去完全可以用他没有的东西去感谢他,硬气的他说不定还不要呢。唉,一去不复返的令人难以忘记的峥嵘岁月,每年冬季苞谷面馍冻成了一个冰疙瘩硬得像砖,一啃一个白茬,可我家连一个炉子都没有……后来的后来,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蜂窝煤炉子。 冬天离不了炉子,冬天的炉子是人们的好朋友,它既可以取暖又可以做饭,往往一提起炉子人们极容易想到蜂窝煤炉子,蜂窝煤炉子既又优点又有缺点,在你急着下面时它的火就是上不来,让饥肠辘辘的你等得心焦,在你下了一锅的饺子后就是急忙滚不了,让人非常担心一锅的饺子可能报废,在你倒入要炒的菜时刺啦一声便陷入了长久的沉默,这哪里还有一丝一毫的爆炒?在你坐了一壶水约摸一节课后,呲呲的就是开不了,让渴急了急着泡茶的你犹如热锅上的蚂蚁过来过去地奔腾跳跃。一块煤只能做一顿饭或蒸一锅馍或烧一壶水,往往这个时候我们都要把蜂窝煤炉子埋怨并诅咒,但如果熬起稀饭来人们都会竖起大拇指把蜂窝煤炉子高兴地夸耀,因为熬稀饭需要的是持之以恒的文火慢烧,在这一点上蜂窝煤炉子把自己的特长发挥得尽善尽美,在这一点上其他的炉子在你面前都惭愧得直不起腰,所以不管什么东西,特别是人都有他的一技之长,关键是要发现长处扬长避短,这样才能物尽其用人尽其才。
(3)青蒿

冷天多虱子热天多跳蚤,春天虽然美好但春天是孕育蚊蝇的再理想舒服不过的温床与摇篮,夏天是蚊蝇的肆虐与扫荡,秋天他们退潮般开始衰落,但初冬有时仍消失不了。梅花欢喜漫天雪,冻死苍蝇未足奇。但现代科技所营造的寒冬中的温室,蚊蝇仍旧嗡嗡叫。忽然想到儿时我家没有蚊帐,更买不起文明而高贵的蚊香,对付蚊蝇的方法便是祖辈与世代遗留相传的粗笨的方法,在屋子的中间架一堆燃烧的麦草火,上面捂盖上一层青蒿,在青蒿不能完全被燃烧的情形下,一股股雪白的浓烟便弥漫充盈了屋子的大大小小的所有空间,于是嘛蚊蝇便被呛死并逃窜,这就好比打仗时甩出的手榴弹晴天霹雳后,与此同时的一阵硝烟弥漫,那些该死的蚊蝇就统统尸体不见,这时候赶紧关上门窗,以防蚊蝇再度造访。这就是儿时家人驱赶蚊蝇的粗笨的方法,也不知何年何月我们才用起了文明而高贵的蚊香。别小瞧那渺小的不起眼的蚊子,只要有一个嗡嗡叫犹如投弹的敌机俯冲下来似的,你心理上先输给它了,又怎能睡个安稳觉?看不见打不着,光那声音就好像是给人叫魂,把那个意大利炮给老子拉来,大炮轰蚊子,典型的大材小用。记住,狮子都打不过蚊子。最可恨这些毒蛇猛兽吃尽了我们的血肉,一旦把它们消灭干净,鲜红的太阳才能照遍全球。如今人们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而且灭蚊蝇的方法也越来越文明并高明,但每年蚊子嗡嗡叫时,我总忘不了祖祖辈辈与世世代代遗留相传下来的,粗笨的用青蒿的连熏带烧……
(4)李菊绒

上世纪七十年代在华胥公社大院,有一位妇女干部叫李菊绒。她当时可能是妇联主任,这个人与众不同并不同凡响,矮矮的个子胖胖的身材,齐耳的剪发可能还有些自来卷,她披着短短的油腻腻的蓝棉袄,指头时常夹着一截粗粗的冒着青烟的红头卷烟,说起话来特别是讲话时粗喉咙大嗓门,在扩音器的作用下震耳欲聋气势逼人。李不拘小节更不修边幅,成年累月同那些男干部们工作学习革命战斗在一起,当时也就四十左右。 她口才很好出口成章从来讲话发言不要讲稿,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一字一板耐人寻味。她的工作能力是很强的,工作态度是积极的,工作方法是灵活多样的,工作成绩是有目共睹的。她本来是女人,但她不像女人,的确她很像男人,大家也就把她当成男人,她披着短短的油腻腻的蓝棉袄,指头夹着一截冒着青烟的粗粗的红头卷烟,与别的男干部并排走在公社所在的油坊街的大街小巷。他们边走边谈步履稳健,当她不抽烟时,当她不披棉袄而是穿着棉袄但不扣钮子时,她常常是倒背着双手的,就那么自信就那么自强,就那么下乡就那么住队,就那么在公社大院办公,在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解放军学全国人民、全国人民学解放军的、不知谁学谁的荒谬而峥嵘的岁月里,就那么严肃认真地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就那么备战备荒为人民,完全是男人的风格、男人的气派、男人的作为、男人的胸襟,好一个巾帼不让须眉!这是我见过的一位奇女子,当时我正上初中,她根本不认识我,但我认识她。后来她被调走了,也不知去了哪里,一晃四十年过去了,不知他现在是否还健在?听说她是长安人,祝愿她长久地安康。
(5)分面汤

你是老师吗?你上过灶吗?你同你的灶员分过面汤吗?你听说过老师分面汤这件事吗?你相信老师分面汤这件事吗?不知何年何月何日也不知何地何人,却产生并流传着一个老师分面汤的传说与说法。每当有人提起这件事时,必然会引起旁听者的哈哈大笑,让人感到本来就寒酸小气的老师简直就寒酸小气到了极点,什么东西不能分而偏偏要分这三分不值二厘的面汤呢?如果真有此事,那也是不奇怪的,农村的老师农村的老师灶,不管吃什么也不管喝什么,总是爱搞平均主义,能平均则尽量平均,因为只有这样才显得公平公道,吃那个不带汤的干面,吃完了面人自然会渴,农村人讲究吃什么就要喝什么汤,这叫做原汤化原食,吃干面自然就要喝面汤,只有这样才会滋润舒适惬意,而面汤不多时一人不够一碗时,为了大家都能喝上一点更为了公平公道,这自然就要平均主义了。一平均自然就产生了分,于是老师分面汤这件本来极平常的事情,便不胫而走不翼而飞地坏事传千里了。这件事情的疯狂流传,不管有无与真假,无疑都是对老师的作践与糟蹋,更不用说污蔑与侮辱了,也更不用说讽刺与谩骂了。如今你上面馆吃不带汤的面,你刚坐下主人便给你上一碗面汤,你可以饭前喝也可以饭后喝,一般人都是饭前少喝而饭后多喝,不喝面汤喝白开水或者茶水行吗?怎么不行?只是没有喝面汤滋润舒适惬意,故曰你如果吃干面那面汤则是最好的饮料,这是其他任何饮料都代替不了的。所以老师吃干面后就一定得喝面汤,这是白开水或者茶水所代替不了的,当面汤不够一人一碗时,为了大家都能喝上一点怎么办?分呗!所以分面汤的传说与说法就如此这般的自然而然的产生了,为什么要分,因为在吃干面后面汤最好喝,最好喝的不多不够怎么办?分呗!这一分在外人看来老师便寒酸小气到了极点,也被作践糟蹋到了极点,因为连这个三分不值二厘的面汤都要分,还是老师呢!简直是祖先亏了人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袁京京博客立场。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