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母亲

散文 2021-11-27 20:36:08 阅读: 评论:
母亲离开已经30年了,不知多少次拿起笔又放下,这不仅仅是怀念母亲的惆怅,更多的是无法用合适的语言表达母亲一生的伟大。经过了多少的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心早已冷若冰霜;经过了多少无奈失望悲欢离合,心里的泪早已流干。

遇到多大的艰难都可以坦然面对,不会为任何人和事左右我的思想,调动我的情感。看得多了,经受得多了,早已不会为俗事激动。

虽然做不到泰山崩于前而不动,猛虎啸叫于后而不惊,但对世事的洞明还是冷静的。惟有想起母亲,就会撞击心中最柔软的那部分,拨动那根最敏感的神经。

团聚的幸福 终生难忘的记忆深藏心底
人生中永不磨灭的这些快乐,在人的一生中只是一朵小小的浪花,却是永远的记忆。

自从参加工作后,和母亲就是聚少离多,有时匆匆回来,看上一眼就离开了,每每离开的时候,母亲都会站在门口看到我走过村边的大湾,直到看不见了才垂泪回去。若干年后,我每次回家都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看着我的离开。

每到腊月间,是团聚最长的时候,也是最幸福的时候。大大小小的子女就从各个地方陆陆续续的回来了,回来最早的一定有我,因为我们放假最早,大约在每年的腊月20前后我就到家了。和母亲在一起是快乐的,在单位是另一副面孔,故作高深,不苟言笑,不留痕迹。

在家里绷紧的神经彻底的放松,可以日上三竿犹未醒,裸衣跣足任遨游。母亲的声音是世界上最好听的,是蜜糖浸泡过的,这种甜入脾入肺,可以安定心神。早上不听到母亲的再三催促“起来,吃早饭了”的呼唤,辗转也不会起床的。

腊月是繁忙的,母亲早已把一家人要做的工作分配得井井有条,每一个回来的子女都有自己的事要做,谁也不要想偷懒。我的工作一是把所有的窗户薄膜塑料全部撕下,洗干净窗户框,换上新买的塑料薄膜,再用细细的竹片顺着窗格的方向用很小的皮鞋钉仔细的钉好。
怀念母亲
竹片是父亲裁好的,那些竹片裁得很薄且匀称,竹篾只要竹子中间的一小部分。用新的塑料薄膜钉的窗户,光线从外面射进来,使屋里更加明亮了。第二件事就是裱糊厢房。我们家一有间用用土刨子两面刨光的杉木房,这在当地的农村是很少见的。

房子木板间几乎没有缝隙,即使冬天也透不进一丝风进来。我必须要把整间房子原来的裱糊的报纸仔细撕下,再用新报纸密密的再裱糊一层。二哥早早的就把报纸准备好了。报纸裱糊木板可是个“技术活”,用灰面(面粉)熬的浆糊,在木板上涂多了,木板上的痕迹就会露出来,使裱糊的报纸变黑;涂少了,裱糊的不紧密,报纸不到一年就会掉下来;涂浆糊的时间长了,浆糊就会浸透报纸,糊不上板壁。这两项工作我做起来是很惬意的,不累且时间可以自由安排。三是要帮辫鞭炮。

我家早年用洋硝为主要原料做的“土鞭炮”,每到腊月,乡亲们就要来买上一饼鞭炮,当地有钱的人家的讲究,在团年和正月来客人的时候放上一挂。一挂鞭炮一元二角,要根据客人的具体要求,将鞭炮辫成30颗到300颗不同数目。有的客人要得急,立等,我们大大小小的姊妹齐上阵,按照要求辫鞭炮。鞭炮的引线耐不住扯,辫得紧了,引线就会被扯出来,导致鞭炮不能点燃;辫得松了,还没有拿回家散了,客人就会找上门来。

我不喜欢这项“工作”,只喜欢放鞭炮。好在没有几年,生产队割“资本主义尾巴”,我们的鞭炮加工厂被“割”去了。

正月是最快乐的。团年后,凡是有尖的如剪刀、缝衣针之类的都收起来,不让人看见。母亲说,看见了这些带尖的东西,一年就像在针尖上过日子。除开母亲,正月是一个“纯玩”时期,母亲还要忙着做饭,特别是家里有客人来的时候最忙。现在回想起来,母亲没有一天真正休息过。

母亲喜欢打“上大人(一种纸牌游戏)”,我们还没上学,就认得“上大人,丘乙已……”。团年饭吃过,将木炭火烧得旺旺的,在餐桌上铺好报纸,开始打牌。每个人数20颗上号的玉米籽,这牌局一般要打到正月十五。

现在回想起来,几颗玉米籽的输赢的幸福,没有经历的人听起来不相信,读到也觉得可笑,但那时的幸福是真切的,几十年后回忆起母亲每胡一局时的兴高采烈的样子,都历历在目。

母亲的伟大 柔弱双肩承担的泰山之重
父亲经常在外面主事,很少照顾到家里的事情。母亲善于统筹安排家里的生产生活,母亲养育了7个子女,母亲总是说,我们不会为你们置办家产,但只要你们还有学校读书,就一定砸锅卖铁让你们读书。在那个时代,村里的适龄儿童大部分不去学校读书,要么是没有学费,要么是需要帮家里做农活挣“工分”。

在这个村里,真正整个子女都上学读书的只有我们一家,因此我们一家9口人,吃饭的人多,一年挣的工分是比较少的。但即使这样,我们的生活还是悄悄的过得好,母亲总是想各种办法挣钱。自留地已经收归生产队了,在自留地的田坎上,母亲种满了南瓜和四季豆。

每年收获的季节,家里足足堆满了一间屋子的老南瓜,那南瓜过大肉头肥厚。别人家吃野菜的时候,我们有南瓜填饱肚子。多年之后不饿肚子的时候,我都不喜欢吃南瓜。

母亲非常有经济头脑。我们在房前屋后种的很多的牛蒡子,这是一种经济作物,那时候没有自由市场,国营供销社不收的东西,是没有地方可以变卖的。牛蒡子没有人种植,价格比较贵。有一年竟然卖了98块钱。生产队有一户6口人,全部是壮劳力,他们一年也就分到100多块钱的余粮款,这是多么伟大的收获,是多么富裕的生活啊!没有这些钱,子女是不可能都能上学,不可能有衣服、鞋子穿的。

母亲去世的时候,我还没有结婚,但是每一个子女结婚的时候,母亲一般都要给100元。在母亲最靠近皮肤的那个荷包里,一层层的手帕打开,还剩仅有的70块钱。母亲无不内疚的说,我无法凑齐100块钱了,就是你结婚的礼物。现在的7000块钱也算不了什么钱呐!但是母亲的70块钱,30多年后的今天,我每每想起,心里还在流泪。

母亲的离别 刻骨铭心的痛苦无法忘记
什么你都可以选择,你就是不能选择你的母亲。母亲只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了57年,在本是中年,就得了肺心病去世。我也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病,但我知道现在这种病,是没有生命危险了,母亲再活20年,都是可以的。善良,是一个人的通行证,也是母亲最硬的底牌。

人的生命是短暂和无常的,谁也不知道明天和灾难谁先到来。那几年,母亲在病中也是子女们寝食难安的时候。人的一生,前30年睡不醒,后30年睡不着。在睡不醒的时候,经常在梦中无端的惊醒,很少有安睡到天亮的时候。

白天想到母亲的病情和病态,工作中恍恍惚惚,那种感觉是一种无以言状的痛。母亲病重的时候,偷偷在家里藏了一瓶敌敌畏,母亲想到了非正常的死,到最后却没有喝。母亲告诉我,没有喝的原因:你们那么多人在外面工作,听说喝农药死后要公安搞鉴定,对儿女们影响不好!母亲连死都不怕的人,就怕儿女们没有面子,这是多么善良的母亲!

坚定的前行 在怀念中学会坚强
母亲能认识一些简单的汉字,一些道理,母亲总是能用简单的几句话讲明白,在旧社会出生的农村人中,是很少见的。母亲不希望子女沉沦在对她的纪念、怀念和悲伤当中。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痛苦,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幸福和希望。我们要以母亲为傲,让自己的步伐自信而沉稳,向着既定的目标奋勇前行,这是母亲在天堂能够得以安息的最大愿望。

世界上有亿万个家庭,就有亿万个母亲,但母亲的伟大各不相同,母亲可以给我动力的源泉!没有母亲就好像是断线的风筝,虽翱翔天地,却不知所归。

母亲在家族中辈分是很高的,我的后辈没有见过,但我们这辈人不在了,没有深切感受的她的孙辈还记得吗?母亲没有留下载入史册的名言,没有做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但我的心目中母亲是最伟大的母亲。

在那贫瘠而寒冷的艰难漫长的时光里,母亲短暂的生命像温暖的火焰从心底将我们温暖,像四壁装潢精美的厢房,抵挡八方侵袭的寒风,使我们一世无恙。人间有多难,母亲就有多坚强,在那样残酷岁月里,母亲能在生活的沼泽里,坚韧跋涉,带领一家人走过泥泞,使儿女们迎来健康的阳光,满怀豪情的向远方呼喊。母亲用孱弱的身体,给了我们最博大而最柔情的爱,最温暖的笑,最坚定的信念,使我们在失去母亲的岁月里仍能一往无前。

愧对浩恩空垂泪,不见叮咛嘱早归。阴阳两隔,也走不出母亲的眼,人世再难,也忘不了对母亲的思念!

欲语凝噎无诉处,

孤寂冷暖泪阑珊。

梦里落花飞鸿影,

一世浩恩几身还?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袁京京博客立场。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