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地山简介及代表作品生平

散文 2021-11-24 20:21:00 阅读: 评论:
许地山(1894-1941)除著有他那篇著名的散文《落花生》以外,还给世人留下了《语体文法大纲》(1921年)、《印度文学》(1930年)、《陈那以前中观派与瑜伽派之因明》(1931年)、《达衷集:鸦片战争前中英交涉史料》(1931年)、《道教史》(1934年)、《香港与九龙租借地史地探略》(1940年)、《扶箕迷信的研究》(1941年)、《许地山语文论集》(1941年)、《国粹与国学》(1946年)等大量学术著作。许地山对域外的南亚和东南亚风物情有独钟,他曾于1913-1915年间在缅甸仰光任教,后其父、曾任晚清徐闻县知县的许南英(1855-1917)逝世并埋葬于南洋,许地山除了曾赴苏门答腊为父亲扫墓并在目前合影以外,还曾专门赴印度研究印度民间文学、印度哲学、印度宗教与梵文。
许地山
许地山的父亲许南英,原居台湾台南,1890年考中清廷进士,1902年任徐闻县知县,在1895年日军侵占台湾时曾率义军抵抗。许南英能诗文、善书画,道德文章自律甚严,对子女更是言传身教。许南英晚年居福建时常与施士洁、汪春源、沈琇莹等一起参与厦门菽庄花园主人林尔嘉举办的台湾诗钟活动,现在虽暂时没有发现许地山随其父参加菽庄吟社活动的第一手资料,但从汪春源经常携其子汪受田参加菽庄吟社活动并留有诗文为证的情况看,许南英携同样喜好文学的爱子许地山共赴吟会,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另外,许地山曾担任位于漳州的福建省立第二师范附小的教师兼主理,而该校即林尔嘉所举办,董事长即为林尔嘉,这可以作为许地山与菽庄主人林尔嘉也有着密切接触的一个佐证。许南英身处宋明理学、乾嘉同光之风浓厚的闽台之地,诗文、治学风格自然深受环境影响,其考镜源流的功力也为时人所推重,这也是他晚年被印尼富商张耀轩聘请赴棉兰为其书写家传的重要原因。

许地山自幼受教门庭,同时也深受闽台击钵吟诗之风的浸染,其宋学功夫自然受其熏陶感染而逐步养成,其朴学功底自兹生焉,而他后来的文物收集整理、中国服饰的考据研究、中国道教史的爬梳整理,也都显示了他的考证引据功力。这一切的国学功底也与许地山自小所受家学的熏陶,以及在徐闻县由汤显祖创建、许南英任知县时修缮并自任院长的贵生书院中所接受的传统书院教育有着密切关联。

许南英、许地山父子在徐闻县的踪迹现仍可从徐闻县的地名和古厝中捕捉到一二,据许地山《窥园先生诗传》所记,“署前街”的“考棚”便是许南英当时的衙署,三官祠便是许地山兄弟的书房。汤显祖、许南英、许地山都在“民风淳朴,社会安定”(许南英语)的徐闻与“淳朴可爱,不喜惹是生非”(汤显祖语)的徐闻百姓一起度过了一段融洽惬意的半岛海滨生活。此种淳朴的民风品格直接影响到了许地山的治学品格。许地山为学偏好于精细考证的朴学和立足于田野考察的人类学,而此种学问使得许地山将目光关注于民间,同时许地山本身就有搜集民间文献的喜好和习惯,这种爱好和治学路径自然融洽的结合使得对于中外民间文化的研究成为许地山的学术志趣,并形成了独特的治学风格。

喜爱许地山《落花生》《春桃》《缀网劳蛛》等文学作品的读者,可以从中看出许地山的政治思想与人生态度对其文学创作有着很大的影响。《落花生》被编写入中学语文教材后,对学生的影响除了语言文学方面的影响之外,更多的是思想和人生态度方面的影响。其实,许地山的为人处世的态度及其人生态度也对其治学风格产生了很重要的影响。一个学者的性格和人生态度对其治学风格的养成有着不可忽视的塑造功能。许地山平时就有着孩童一般的天真烂漫的性格,乃至郁达夫曾回忆,许地山常常在与朋友聚谈之时,就突然起身到院子里去和幼童们一起“抛皮球,踢毽子”。这也说明了为什么许地山兴趣广泛,为人率真正直,想到做到,倾其所有而不遗余力。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袁京京博客立场。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