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凝散文读后感

散文 2021-11-24 20:12:31 阅读: 评论:

01.

最近在读铁凝的散文,觉得很美。铁凝这样的大家不是我这种普通人就可以评论的,但我还是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想不知天高地厚地说些什么,这里面或许有些许的炫耀,我不否认我此刻的骄傲,因为我有幸读了铁凝,因为铁凝带给我的生活启示和对美的思考。

假如你的亲戚朋友中有一位作家,并且有一定的影响力,你一定感到幸运和满足,他会在潜移默化中影响你的生活,如同一个标杆指引你前行的方向,你是如此的与众不同,当你确切感受到了自己的进步你便要忍不住地说起的你的那位作家,这里面有炫耀更有实实在在的受益。如同你一样,我的生活也需要一位作家,也算三生有幸,我在网购中偶遇铁凝,不是老舍,不是张爱玲,是年轻的铁凝,有着好看的眉眼,居住在北京,活在艺术中又把日子过成了书画的当代女作家。

02

铁凝是活生生的,请不要惊讶我这句雷人的废话。铁凝确实活生生地存在着,她活的很好,俊俏的眉眼洋溢着对生活的热爱和探索,棱角分明的方脸柔美而坚定,善于表达的嘴唇大而饱满。她会在大雾里得意忘形,也会在国际文学研讨会上探讨文学的暴力和社会责任,她会在奥斯陆的友人家里包西红柿饺子,也会精准对比评论欧洲绘画的巴洛克风格和荷兰画家弗美尔市民性格的《小街》和《称金少妇》,她有发现美欣赏美的能力,更有渗透人心挖掘生活本质理解画家思想精髓并用她干练的笔锋加以评判的能力。比如她对弗美尔《小街》的评论:“弗美尔知道如何近画现实,而又保持它和自己之间的距离,主宰现实又能在必要时涂掉自己的个性。”如此毒辣的见解离不开日积月累的学习和观察,更源于铁凝积极乐观的纯净之心,会做梦又懂得用梦敲醒现实的仁智之心。
铁凝散文读后感
03

铁凝的梦在她的散文中是无处不在,是想象是幻想是梦想更是希冀鼓励和唤醒。比如她在《面包祭》中的开场白:“你的脑子有时像一片漂浮不定的云,有时又像一块冥顽不化的岩石。你却要去追赶你的漂浮,锛凿你的冥顽。你的成功大多在半信半疑中,这实在应该感谢你冥顽不化、颠扑不灭的漂浮,还有相应的机遇和必要的狡黠。”这里说的是坚定的梦想是成功的翅膀。还有她的《会走路的梦》,描述了一个对生活绝望的女子在邮局因为一位老人的请求而获得新生,“姑娘,你的眼好,帮我纫上针吧”。她常常在上班下班的路上想着这话,在街上,路过一些熟悉的或者不熟悉的邮局。有时候这话如同梦一样地不真实,却又真实得不像梦。最后作者说“假如人生犹如一条长街,我就不愿意错过这街上每一个细小的风景;假若人生不过是长街上的一个短梦,我也愿意把这短梦做的生意盎然。”这里梦包含了生活的态度和勇气。还有《你在大雾里得意忘形》中那些腾云驾雾的想象,你在大雾的王国里自由自在,走着稀奇古怪的姿势,扮演着不同的人物,直到遇见对面踉跄着的你。这里的梦有那么多的浪漫和潇洒,生活如童真般快乐有趣,人生能有几回忘形的得意呢?最为经典的是《女人的白夜》对梦的描述。文章以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白夜》为依托,以娜拉为线索,以奥斯陆的仲夏夜为场景,讲述了一个白夜的故事,女人们的白夜!“人总是要有一点儿梦的。梦想、梦话、梦境…哪怕是噩梦、玄梦、荒唐梦,哪怕是美梦、酣梦,或者一枕黄粱之后的惊醒。没有梦日子便少了滋味;有了梦人便有了第二组生命。第二组生命使你获得双倍的时间、双倍的勇气,你的生命长了。”“当娜拉出走的关门声砰地将你惊醒,当你从梦中醒来开始向生活奉献时,那梦才会变得真实。”这就是女人的梦和梦醒。

04

张爱玲是我喜欢的女作家,她有着别人无法企及的才情,我不自觉地将她与铁凝暗暗比较。相对于张爱玲的孤傲和不凡,铁凝似乎更加真实和现实。张爱玲是个聪明透顶的女人,她对这个世界看的透彻,她永远是站在最高点审视,不愿意将自己裹进来,好像有点不屑于参与。她对爱情有很高的期待却似乎更注重心动的感觉以至于迷了双眼低到尘埃里一时不能自拔。铁凝经历了文革,在冀中乡村生活了四五年,对文学的热爱使她表现得果敢坚定,对农民的热爱和理解给了她朴素的情感和深厚的思想,在她的作品中你总能发现自己或者你身边的人,而她的思想却总是在最高处闪光。我觉得她像一棵小草走到哪都能汲取养分,最终散发出太阳般的光芒。她对婚姻也有着很高的期待,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她选择了等待,在耕耘中等待最终收获了爱情。每一个结局都无可厚非,但无疑铁凝更加圆满。

在文中铁凝提起对她影响深刻的两位老师。她说:“徐光耀是我的启蒙老师,在那个鄙弃文化的时代里对我的写作可能性的果断肯定和直接指导,使我敢于把写小说设计成自己的重要生活理想;而引我去探究文学的本质、去领悟小说审美层次的魅力,去琢磨语言在千锤百炼之后所呈现的润泽、力量和奇异神采的是孙犁和他的小说。”

孙犁先生的《铁木前传》我未曾拜读,从铁凝对它的高度评价中我感觉到了它的分量,它带给人类的是陌生的惊异和真正现实主义的浑厚魅力,是中国文坛一个独特的存在。一个人的成就离不开高人指点,聪慧如铁凝便是如此。在我混沌的过去,我其实一直不甘于混日子,我在同自我斗争却总是败给生活,那么从今天起,从这个寒冷而振奋的雪夜,我有了自己的老师,铁凝和她的作品便首当其中。

05

我对绘画是一窍不通,即便是欣赏也是鲜有的事。因为对铁凝的崇拜和喜爱,我也煞有其事地随她欣赏了颜文梁先生的粉画《厨房》,奥地利天才画家埃贡·席勒的《穿衬裙的女人》。铁凝对绘画是有研究的,她的父亲本就是油画家、水粉画家,这让她有机会认识了绘画的魅力。她对绘画技巧的描述不多,大约是因为很多人并不太内行,她对绘画意境、色彩的明暗,人物形态和心理,画家构图意图都有精准的把握和描述,即便像我这样一个毫无绘画意识的人也觉得眼前似乎就挂着那样一幅画。《厨房》以苏州民居的建筑结构为背景,运用透视学原理,以暖灰色为基调刻画了悬着的板鸭、蹄膀、大蒜,还有泛着黄光的水缸两个呆在厨房的孩子,带给人殷实的温暖,彰显着生活的情致。《穿衬裙的女人》中的女人瘦骨嶙峋地扭曲着体态,好像一个没有皮肉的人,让人别扭压抑不愉快。铁凝说席勒的画给人一种燃烧感,在未见画作本身之前我无法产生此类共鸣,我想绘画艺术带给人类的震撼用燃烧来形容应该是非常难得的感受,是画作点燃了欣赏者的灵魂,是画家释放出的火一样燃烧着的巨大才华和生命状态,遇见天才我们只能是膜拜。对于绘画更深层次的理解我无法触及,但铁凝已经带领我走近了绘画,关于绘画我便是有缘人了。

06

我是一个人,但我不孤独,我喜欢独处,但不是封闭。其实我不是一个人在独处,我邀请了铁凝、三毛、张爱玲这些高人加入了我的生活,我让高贵的灵魂引领我,我与智者对话,我用美的思想浇灌我自己,我不再拘泥于美丽的容貌得体的服饰,即便是皱纹即便是衰老也不妨碍我作为一个美丽的人。一个人的光辉在于他把自己活成了什么样子,有了自己想要的样子你就不再是孤独的了。孤独是可耻的,独处是高级的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袁京京博客立场。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