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的词,柳永三首经典词作赏析合集

美文 2021-11-20 19:04:21 阅读: 评论:
柳永,北宋著名词人,今福建武夷山人,原名三变,后改名永,在家中排行第七,又称柳七。宋仁宗朝进士,官至屯田员外郎,故世称柳屯田。他自称“奉旨填词柳三变”,以毕生精力作词,并以“白衣卿相”自诩。其词大多描绘城市风光和歌妓生活,尤长于抒写羁旅行役之情,创作慢词独多。铺叙刻画,情景交融,语言通俗,音律谐婉,在当时流传极其广泛,人称“凡有井水饮处,皆能歌柳词”,婉约派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对宋词的发展有重大影响。其主要代表作有《雨霖铃》、《八声甘州》、《蝶恋花》、《忆帝京》等。

《蝶恋花·伫倚危楼风细细》
今天复习柳永的《蝶恋花·伫倚危楼风细细》,原文如下: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蝶恋花
这首词的大意是:我长时间倚靠在高楼的栏杆上,春风丝丝缕缕,迎面吹来,微风拂面。极目远望,一望无边的春日景色,竟然引起一阵莫名的沮丧忧愁,仿佛是从遥远的天际升起。碧绿的草色,飘忽缭绕的云霭雾气,掩映在落日余晖里。默默无言,一句话也不说,谁理解我靠在栏杆上的心情。

我本来打算,也放荡不羁一回,尽情放纵一下,喝它个一醉方休。可当真要举杯高歌时,反而觉得,如此勉强欢笑,竟然毫无意味,没有一点意思。我日渐消瘦下去,却始终不会感到懊悔。为了心中的她,我情愿忍受身心憔悴,一生落寞。

柳永的这首《蝶恋花·伫倚危楼风细细》,实际上是一首怀人之作。词人把漂泊异乡的落魄感受,同怀念意中人的缠绵情思,结合在一起写,采用“曲径通幽”的表现方式,抒情写景,感情真挚。整首词大部分笔墨都在尽情渲染春日离愁,意在表达“春愁”即“相思”,却又迟迟不肯说破,只是从字里行间透露出一些消息,眼看要写到了,却又煞住,调转笔墨,如此影影绰绰,扑朔迷离,千回百折。词作最后,柳永才深情而豪迈地道出心中誓言:“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为了心中的她,为了真挚的爱,为了远方的期待,他愿意一如既往,眺望夕阳,凝眸春草,独倚楼台,苦苦期盼,苦苦坚守。直到最后一句,才使真相大白。在词的最后两句,相思之情达到高潮的时候,戛然而止,却又激情回荡,具有极强的感染力。无怨无悔赤诚男,感天动地忠贞情。柳永用尽生命的能量,放声歌咏,大胆呐喊,其情也真,其心也诚。真情是最能打动人的。一句:“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震撼了古往今来无数痴情男女的心,大家纷纷争相效仿。

以前介绍过柳永的《忆帝京》,今天复习《雨霖铃》,原文如下: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

留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千里烟波,

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

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

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这首词的大意是:时值秋季,景已萧瑟,秋蝉声声,叫声凄凉而急促。又当天晚,暮色阴沉,面对着十里长亭,一阵急雨,刚刚停歇。在京都城外,设帐饯别,“剪不断、理还乱”的离愁,涌上心头,哪里还有畅饮的心绪。正在难分难舍之际,船家已催促着出发。双手紧握,四目相对,互相瞧着,满眼泪花,直到最后,千言万语,全都噎在喉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想到这回去南方,走过一程又一程,路途遥远,千里迢迢。极目远眺,目之所及,千里烟波浩渺。夜雾沉沉,笼罩着楚地天空,深厚广阔,一望无边。
刘永
自古以来,凡是多情的人,最伤心的就是离别。更何况,又恰逢这萧瑟冷落的秋季,如此离愁别绪,谁能经受得了!谁能知道,谁能告诉我,当今夜酒醒时,我会身在何处?恐怕是,在那杨柳岸边,独自面对凄厉的晨风,还有那黎明的残月了。这一去,年复一年,日复一日,长年相别。我料想,即使遇到好天气、好风景,没有爱人陪伴左右,也如同虚设。即使有满腹的情意,绵绵的情话,又再同谁去诉说呢?!

这首词是柳永在仕途再次失意,不得不离开京都,与情人话别之作。词中,他以种种凄凉、冷落的秋天景象,反复地衬托和渲染离情别绪,绘声绘色,活画出一幅秋江别离图。宦途的失意,与恋人的离别,两种痛苦交织在一起,使柳永倍感个人前途的暗淡和渺茫。这首词主要是以冷落凄凉的秋景作为衬托,来表达和情人难以割舍的离情,重点写离情别绪,达到了情景交融的艺术境界。柳永是宋代婉约词派的代表词人,他继承发展了婉约词风,这首《雨霖铃》便是柳词中最能体现这种风格的杰作。

柳永的这首《雨霖铃》,是一首著名的送别词。这首词之所以脍炙人口,千古传诵,是因为它艺术上颇具特色,成就甚高。全词遣词造句不着痕迹,绘景直白自然,场面栩栩如生,起承转合优雅从容,情景交融,蕴藉深沉,将情人惜别时的真情实感表达得缠绵悱恻,凄婉动人,堪称抒写别情的千古名篇,也是柳词和婉约词的代表作。整首词佳句叠出,当然,每个人的理解不同,会有个人认可的佳句。我喜欢的佳句有:“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最值得称道的是末尾二句“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把思念之情、伤感之意,刻画到了细致入微、淋漓尽致的地步。结句用问句形式,感情显得更强烈, 画龙点睛,为脍炙人口的千古名句。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人世间,生离死别似乎是一个永远诉说不尽的主题。古往今来,有离别之苦的人们,在读到这首《雨霖铃》时,都会产生强烈的共鸣。

忆帝京·薄衾小枕凉天气
今天复习柳永的《忆帝京·薄衾小枕凉天气》,原文如下:

薄衾小枕凉天气,乍觉别离滋味。展转数寒更,起了还重睡。毕竟不成眠,一夜长如岁。

也拟待、却回征辔;又争奈、已成行计。万种思量,多方开解,只恁寂寞厌厌地。系我一生心,负你千行泪。

下面根据个人学习和理解情况,简要赏析一下。

上阙的大致意思是:天气转凉,刚刚离家不久,独自住在旅舍里,一床薄被,一个孤枕,更加感到清冷,顿时觉得,有种难以名状的离别滋味涌上心头。辗转反侧,一遍又一遍地,细数着寒夜里那敲更声次,实在睡不着,于是,爬起来,又重新睡下。就这样反复折腾,终究不能入睡,感觉这一夜如同一年那样漫长。

下阙的大致意思是:最后,实在受不了,也曾打算,勒马回缰,干脆返回家去算了。无奈,为了生计功名,既然已动身上路,又怎么能就这样无功而返呢?千万次的思念,总是想尽多种方法自我加以开导解释,最后,只能就这样寂寞无聊地不了了之。哎!我将一生一世地把你系在我心上,却辜负了你那流不尽的伤心泪!

学习欣赏柳永的这首词,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的情真意切。古时候,如何评价男人的感情,无从得知。如今,谈到男人,特别是有些女同胞,纷纷指责男人太花心,太不专一。不可否认,确实有这样的人。但也不能一概而论。古来男儿有情痴。初唐四杰之一的王勃,之所以在18岁最美年纪,毅然决然地投河自尽,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寻找心上人而不得。近来颇受推崇的纳兰容若,不也是为情所困,长期郁郁寡欢,最后导致情多不寿,英年早逝嘛!柳永在《蝶恋花》中写道:“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远比本首词所写:“系我一生心,负你千行泪”,要有名的多。但对于有故事的人来说,也许,还是后者更能拨动心底那根弦,也更能表达自己的心声吧。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袁京京博客立场。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