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上的出租屋

美文 2021-12-03 21:52:27 阅读: 评论:
我的本科学校不在985和211之列,正如我没有以它为傲的理由,我也没有让母校引我为傲的资本。

我们像是相亲认识而凑合在一起的夫妻,结合的理由简单,时候到了,我要入学,它要招生;我上不了更好的学校,它也招不来更好的学生。

学校不知名,但在海滨城市青岛,校园中便可远眺金色的海岸线,学校正门则面对起伏的群山,崂山便这茫茫苍黛色中若隐若现。

在试题和书海中局促了初高中时光,一入大学,我便完全放纵开来,经常要挂掉几门功课,最差的一门功课仅考了19分,拿到考试分数时,我简直无法相信,因为我印象中那个卷子被我答得满满当当,以为可以拿到一个好分数。

我仅有的自尊心不允许我滑坡似的沉沦,所以我经常一个学期挂了科,下个学期便怀着羞耻心奋进一把,两个学期一好一坏对比异常明显,所以前三个学年,我总能拿到三百块钱进步奖学金。

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课,老师布置的作业,我并没有写,便随便写了个名字把空的作业本交上去了,下一次上课时,没想到老师点了我的名,不是批评而是夸奖,说我既然不会做,便也不会像别人抄袭作业,而是空着,这种诚实很宝贵。下课后,老师还一脸祥和地问我是哪里不明白,老师的亲和让我相信这不是他对我的反讽,那次我羞愧难当且记忆深刻,后来我还是决定了读研。

我租房子便是以考研的名义。

我们的学校开山而建,学校旁边还有很多村子,大四刚开学,我便去附近村子里寻找合适的房子。

村子的街道里,招租的广告随处可见。一位老大哥看我左顾右看的样子,便问我是不是在找房子,我说是的。他说,他有几套房子,可以让我看看。

我跟着他去到他家小院,院子正面有三间房,东侧有两间房,另外还有小院后边独立新盖的三间房子也在招租。我考虑到自己考研必然早出晚归(可见是想多了!),独立的房子肯定方便些。房租二百一月,没有谈价便租了下来。

房间简陋,只有一个木板床和一个桌子。那时,和女友的恋爱关系刚确定,是附近学校的,女友也便过来帮我收拾,贴了天蓝色的墙纸,铺了格子床单,印花的桌布,阳光穿过窗子照进来,两人喜不自矜,在跳到的尘埃中,第一次吻在一起。

女友有时便也住在这里,一起在床上四目相对的时刻,“砰砰”心跳声彼此可闻,在经历了一个“老实”的夜晚后,好吧,第一个夜晚也并不怎么老实,在第二个夜晚,突破了那条界限,恋爱关系取得飞跃似地突破。

现今,女友已经成为妻子,仍在怀疑我租房子的初衷,在她看来,那更像是我居心叵测的小伎俩,不过从结果看来,却是如此的,而作为老夫老妻的我们,似乎也无必要去计较那初衷了。

那个房子看来更像是我和女友温馨的小巢,周五晚上,我们会一起在学校旁边吃饭,吃完饭便牵手散步回山上的小屋,把夜市的喧闹甩在身后。

房子没有空调,没有暖气,夏季燠热,汗水留个不停,冬天几乎和室外一个温度,冻得手脚冰凉。

记得一晚,天上几声闷雷,酝酿着一场大雨,女友发现墙角的扫帚在动,让我去看看,我拿开扫帚一看,竟然是一只蛤蟆,女友吓得跳到床上,我则拿着扫帚驱赶着,可蛤蟆兄弟似乎迷了路,反而往床处跳去,女友尖叫破了嗓,最终蛤蟆兄弟被请了出去,至于它是何时遛了进来,真是不得而知了。

而冬天的青岛,总有几场大雪,有一次女友起床,再次尖叫起来,这次不是惊吓的,而是开心的,原来夜里落了一场雪,如今一切都掩在雪中,天是一色的蓝,地是一色的白。群起未动的清晨,村子还是静悄悄的,我和女友漫步在村中小巷,留下身后歪歪斜斜的两行脚印。

小屋后还有一株桃树,开春不久,桃树便开了花,淡粉色的花朵装点了窗中景色,女友也剪了几支插在玻璃瓶中,室内多了几分淡雅和清芬。

这是我租的第一个房子,那段日子像是我和妻子婚后生活的预演,预演中照见,我们找到了对的人。

谁说,贫穷便无法快乐呢?那些年,我们很穷,也很快乐。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袁京京博客立场。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推荐